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

几番风雨—华人教会百年宣教谈

西南教会 2018-11-10 09:14:39

纯正的福音在差不多二百年前,经过多少神的僕人和使女们的血汗传到中国。在庚子年义和团的时候,宣教士们付上生命的代价,还有不少华人信徒、牧师、传道人也为主殉难。在这可歌可泣的两个世纪里,关于宣教方面应写之事实在太多。本文仅以感谢的心简单叙述二次大战以来,神在中国兴起的几个阶段性的宣教大方向,以及一些前瞻性的宣教重点。

 

、1937(中日战争)之后

在中日战争时,沿海地方沦陷,很多居民便逃难到内地,迁徙往四川、甘肃、贵州、云南等内陆省份。在逃难的人群中也有很多基督徒。那时笔者也与母亲、妹妹等从北京逃难到内地。

 

在内地我们要吃平价米,要穿平价衣服,坐车要坐在货车顶上,在冬天很不好受。自然有些人就抱怨说:「神啊!为甚麼这样?我们不是你的儿女吗?为甚麼允许我们遭遇这些苦难?我们在北京、天津、上海、广州那些地方,有很舒适的家庭,为甚麼今天沦落到这个地步?」

 

我们当时不明白。一直到抗战胜利,才发觉这个大苦难竟是有神的美意。原来福音传到中国一百多年,虽然也进入内地,但多半是在沿海地区,沿海的传道人与基督徒越来越多。但很感谢主,藉著战争的苦难,把福音带到内地去。当时中国人自己到内地传福音的很少。为甚麼?因为沿海的生活较舒适,亲戚朋友也多,谁愿意到内地?到青海?到寧夏?到西藏?更不必说去到新疆、蒙古了。在这情况下,战争来了。炮火把很多人从沿海驱往内地。其中有相当多基督徒,痛苦使他们更接近神、依靠神,所以教会在内地各处建立起来,那时我们才明白了神的作为。

 

、1949(大陆变色)之后

1949年以后,华人大量分散在世界各地,再一次离乡别井,离开自己的地方和熟悉的环境。前一次大规模的移动是向内地去,这第二次大规模的移动,是往海外去。

 

于是,第二个问题又来了:「神啊!为甚麼?在八年抗战后,我们好不容易才回到自己的家乡,生活才比较稳定一点,却又开始这普世性的离散?」很多人埋怨神说:「神啊!为甚麼允许这事临到我们?」

 

我们华人是以家庭为中心的文化传统。这传统本没有错,且是很好的美德;但这传统却使我们的文化流于内向,我们不够开放,只顾自己。而这传统也带到教会里面,形成华人教会也只顾自己,一直只向本地本族传福音,一切恩赐也只为本教会而用。所以在差传及在海外宣道方面,华人教会起步很慢。我们不愿到海外传福音,更不肯做超越文化的工作,而是把自己侷限在小范围之内。我们的地域观念很重,家乡观念更深。

 

为对付这个传统,神又允许我们第二次分散。1949年后,华人分散到海外各处,今天在大陆以外,差不多有八千万华人。这八千万华人灵魂得救的责任是在谁的肩头上?

 

因此,我们可以说,今天神把一个双重的责任交託给海外的华人教会。第一方面的责任就是带领普世华人归主。但神也同时给我们第二个责任,叫我们无论在甚麼地方,就为当地的人求平安,并向当地的人传福音。在菲律宾的华人教会,应向菲律宾人传福音;在泰国的华人教会,也该向泰国人传福音;在美国的华人教会,亦该向美国人传福音。福音的工作不是单方面的,是对流的。

 

三、1979年(改革开放)之后

中日战争时大量移民到内地,1949年后大量移民涌向海外,改革开放后却是一番新的气象;在此时期,我们看见中国另外一个大变动。我们渐渐看见移民是双向的,是对流的,相信至终会造成双赢的局面。

 

1.      留学潮

2.      海归潮     2000年高峰

3.      大学团契潮

4.      城市家庭教会潮

5.      知识份子宣教潮

6.      普世宣教之准备

(1)    传回耶路撒冷运动

(2)    福音来华200週年之刺激(2007)

(3)    奥运会之开放(2008)

(4)    世博会之开放(2010)

 

四、2010年之后——普世宣教

根据预测,在2020年时,中国的经济力量将超过日本而与美国并驾齐驱。到2030年时,中国将成为另一个超级强国,对全世界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因此,今天世上一些有思想及远见之人所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到了2030年时,中国对于亚洲邻国甚至全世界的态度及影响为何——正面抑或负面?如为正面,可以造福人类;如为负面,则可引致天下不安。

 

关于此问题,一般人不易回答,无人能断定三十年以后的事。但对于基督徒来说,我们有一个原则性的明确答案:如果要此庞大的古国将来对普世有正面的作用与贡献,唯一的途径,就是中华归主,中国成为一个基督教国家。中国成为一个普世宣教之国,中国的宣教士走遍天下,用爱心及受苦的心志,口传身传,关心人的身、心、灵,「传福音给万民听」,使万民作主的门徒!如此,中国就成了世界的祝福,全人类的僕人!这是我们全体基督徒梦眛以求的事!

 

「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晋朝文人陶渊明先生的感慨也是我们今天的渴望。尤其是明年,2007年,就是福音来华二百週年纪念,我们应该在此时刻反省以往,展望未来,以感激的心缅想两百年前马礼逊牧师乘木制帆船,自英伦远赴「天边」的古国。

 

「殉道士的血是福音的种子」,这句话永远真实!

 

在今天福音来华两百週年的前夕,我们应该怎样向前看?中华民族的前景如何?中华民族到底要成为世界之福或世界之祸!在这方面,神有没有给我们甚麼感动与异象?

 

按照基督徒的信仰与主耶穌的吩咐,我们前面只有一条路——成为全世界的祝福,成为全人类的福音使者,因为主耶穌吩咐我们「作盐…作光」,祂要我们「传福音给万民听」,要我们使万民作主的门徒。

 

朝向此远大目标,我们要怎样前行,如何才能一步一步的接近目的?以下是一些浅薄的思想,希望得到大家的反应。同时能引致更深一层的构思,并且激发行动,向著目标前进︰

 

1.急速加强装备与培训

中国的教会与信徒在传福音的工作上已经作得相当不错,他们所急需的是装备与培训。

a.正规神学院

面前数年,政治情况如果允许,我们愿意看见全国至少在五区内﹙东北,华北,华中,华南,西北﹚,每区有一间够水准,够规模的福音信仰神学院。每间神学院是独立的,并在本区负责十间﹙或更多﹚培训点。

b.网路神学圣经培训

中国是全世界电脑及互联网增长最快的国家。因此,网路培训是最普及、最深入各地的培训方式。

c.培训书册

中国教会急需大量的神学及圣经培训书册。这些书册不单有助于一般信徒,也有助于传道人。

 

2.加强国内差传

中国的基督徒与教会以沿海地区及其他几省为多。内地及边疆则因地理关系,基督徒及教会稀少。感谢主,近年来不少地区的教会﹙如浙江及河南等地﹚已经向边疆及内地作差传工作,他们差遣工人至青海、新疆、内蒙古、东北、云贵高原,甚至西藏等地传福音、建教会,这是非常可喜的现象。唯愿国内差传运动继续火热兴旺,中国的教会负起「中华归主」的责任!

 

3.进入普世差传

旧约与新约圣经都告诉我们,神爱与拯救的对象是万国、万民、万邦、万族,这是祂给信祂之人的大使命。所以中国教会除作国内差传之外,也有同样责任进入普世差传。这是教会应尽的本份,也是教会蒙福之路。

 

但是参与海外差传不似在国内差传那麼简单;因为海外差传涉及语言、文化、居留、资歷、财力等因素。作海外宣教士在学歷及神学教育方面需有相当程度,而所需财力也较大﹙特别是在生活程度高的地区﹚。但我们相信更多知识份子进入教会,而教会人力、物力更丰富的时候,中国教会的海外差传事工将有长远的发展。事实上很多资深宣教士都同意,十多年后,中国教会将会成为全世界差传主力之一。愿主感动、引导、使用我们。

 

4.中华文化在基督里再生

中华文化,从神的一般啟示中得到不少良好成份,但是人的文化究竟是以人文主义为本,而一切的人文内涵都已被罪所侵蚀,所困限。谨请大家为此向神呼求,兴起基督徒学者及神学家共同努力,使中华文化在基督里得到再生,因为这是关系整个中华民族之命运的事!

 

5.超越人口膨胀

中国目前总人口约为十三亿(1.3billion),预测于2010年时人口约为十五亿(1.5 billion)。五十年后人口估计高达二十五亿(2.5 billion)。这是惊人的数字。我们时刻在与人口竞赛,求主怜悯我们,使中国的福音工作加速进行,超越人口增长率,使基督徒比例逐年增加,中国成为基督教国家,成为全人类的祝福。

 

6.祷告与復兴

祷告是一切事奉的根基,祷告就是事奉。但我们事奉中最弱的一环常常就是祷告。若没有足够的祷告,神的灵若不动工,则人的一切计划筹算都是一场空。求神垂听我们迫切的祈求,怜悯这古老的中华民族,不单吸引他们归向真神,并且能够成为主手中的器皿,成为福音的出口;靠主恩典,成为末世的十架精兵,普世的宣教僕人!




联系我们
若您有与宣教相关的建议、交通或是投稿,可以发电子邮件至245417522@qq.com,也可以联系微信号:wxid_ynmzjdj。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