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

《培训行业这一年•2017》读后感

先读后感 2019-04-04 21:50:54


《培训行业这一年》,多知网著,用感性而不失客观的方式记录着教育行业这一年发生的大小事。

本书结构清晰,第一章“新的线下格局正在酝酿”、第二章“浮华褪尽,在线教育势能全面爆发”、第三章“校企合作,打响未来之战”、第四章“民促法落地,培训行业进入政策红利高地”。总的来说可以概括为几个关键词,即“线下”、“线上”、“校企”、“资本”。合上这本书,让我感触较大的有以下几点。


1 在线教育已经以你想象不到的速度快速发展着

作为一个传统而保守的人,我一直和在线教育保持着距离感,总觉得不习惯不适应。上课,我还是更喜欢面授。看书,我依然选择纸质书。当我还停留在自己对教育的固有偏好里时,培训行业已经用事实证明,越俩越多的人已经接受并选择在网上学习了。

以VIPKID这家机构举例说明。

这家成立不过四年的创业公司今年营收有望达到50亿,不管数据背后有多少水分,也足以说明互联网的赋能效应显现出令人叹为观止的喷薄之力,缔造神话的时间点到了。

VIPKID主做在线少儿英语培训,以在线一对一为主,目前也开始尝试着在线一对多的授课方式。VIPKID的授课老师均为北美外教,为了保证外教老师的品质,VIPKID在美国建立了分公司。

你看,连咿呀学语的小朋友们都开始尝试互联网在线教育模式,年轻的父母们从孩子的表现中也对在线学英语这件事越来越放心了。

再来说另一家刚刚在美国纽约上市的公司,尚德机构。

从面授全面转型线上,从制造壁垒到创造价值,这家机构以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气魄成就着今日的辉煌。在今天的成人学历教育领域,尚德以毋庸置疑的实力位居行业之首。我一直很佩服欧蓬做事业的胆识,当别人还在试水线上不愿放弃线下的时候,他果敢的只选择了在线。要知道,在当时当刻,这种选择意味着放弃确定的收入,用大量的技术投入去赌一个还不确定的未来。什么时候回本,也许并不知晓。

现在看来,不论是VIPKID,还是尚德机构,他们应该都已经进入了收获的季节,而且不止一个秋天。对于他们的对手而言,壁垒已经形成,想后来居上似乎很难。正如尚德欧蓬所说:“当在某一领域树立起高耸的进入门槛和壁垒,获得绝对的市场份额,就有了制定行业规则的权利。因进入门槛极大而减少了同质竞争对手的数量,并使强行进入者在初期孱弱不堪。”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成长过程中很多的错过。当大学同学开始注册淘宝卖衣服的时候,我觉得不靠谱;当微信公众号兴起有人投稿赚稿费的时候,我觉得小打小闹;当有人说买房是很好的投资再过几年房价肯定涨的时候,我觉得没钱还瞎想。看吧,我总是慢半拍,总是过分谨慎或者说过分懒惰的对待外界的变化。

在互联网环境中,有的公司墨守成规最终被时代淘汰,而有的则快速抓住风口,实现了腾飞。于我而言,我想告诉自己,要变得更加敏锐,要主动去学习一些新鲜事物,要怀着好奇的心去看待世界的点滴变化。


2 技术与科技正在悄悄影响着整个行业

当我在书中读到,未来的老师可能是AI机器人的时候,我愣住了。不可能吗?完全有可能啊。未来的教育不再是传统的教学过程了,新的科技正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渗透到各行各业,包括教育。

作为教育行业的技术控,好未来一直以来都努力尝试着用技术的力量服务教学。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培优日前推出的教育科技产品“魔镜系列”就是基于人工智能技术,借助摄像头捕捉学生在上课过程中的举手、练习、听课等动作数据,以及脸部表情的喜怒哀乐等情绪数据,最后生成专属于每一个学生的学习报告。这项技术可以帮助辅导老师随时掌握课堂动态、及时调整授课节奏和方式。这是一个充满科技感的好未来。

突然有了几个奇怪的想法。比如,教育可以共享吗?未来的未来,是否有可能存在某一个学生不归属于任何一个大学,而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去自由的选择课程,穿梭在多个大学,结交更多朋友?比如,AI机器人将会成为我们的同学,以竞争者的方式促进教学,而不仅仅是老师?比如,是否存在一种如海市蜃楼般的技术,让坐在教室里上生物课的孩子们,奔跑在非洲的大草原上去认识狮子和老虎。

科技超乎想象,未来无限可能,教育如是。


3 政策回归初心,教育的目的在于育人

本书第三章讲到了自主选拔,各高校在高考之外另一种招生的途径。2003年,自主招生还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市场,而现在,全国参加自主选拔的院校正在不断扩大,报考人数也呈现增长势态。自主招生也从原来的拼裸分到现在多元录取。

作为一片待开发的蓝海,海风教育选择以“创新潜质”作为突破口,而爱培优选择了“学科竞赛”。当我看到“学科竞赛”这几个词的时候心中一惊,这家机构现在还好吗?

同样作为教育行业的从业者,我多次接到过一些教育机构的紧急文件,要求下线与“奥赛”、“杯赛”有关的课程。上海市明文要求禁止举办“杯赛”类辅导培训,有三十多年历史的华罗庚金杯赛也突然暂停。试问,在这样背景下,爱培优是否还有勇气开门做生意,违背教育大趋势呢?

为什么教育部多次发文禁止奥赛呢?我的理解是,奥赛偏离了教育的初衷。事实上真正适合奥数的学生只有5%左右,而对于更多的学生来说,奥赛只是大众化的排位赛。将孩子绑上竞赛的战车,成为缓解“中产教育焦虑”的一个重要途径。

爱培优在选择将“学科竞赛”作为突破口的时候分析说,很多自主招生的高校很看重竞赛类成绩,而目前有能力培优五大学科竞赛教练的学校少之又少,爱培优看到了其中的机遇。似乎分析的很正确,但又好像哪里不对。

教育的本质是什么?虽然我们这个社会有很多的功力,但我相信我们总是在向着美好和初衷前进。教育的初衷就是让人更好的认知自己,拥有不断前行的内核。莫怪政策无情,政策万变不离其宗,“学科竞赛”貌似太功利了。当我们在选择事业的时候,多问问自己的初心是什么,是否将会为社会创造美好,也许就不会触礁。

距离上一次看《培训行业这一年·2015》已经两年了,有的企业落幕了,有的公司兴起了,变化从未停止。“不创新,你不会死,但会衰退。我宁愿死也不衰退。”我想以欧蓬的这句话结尾,告诉自己,不忘初心,开拓创新,砥砺前行!

相关推荐:《培训行业这一年·2015》读后感

Copyright © 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