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

崔允漷教授:中国教育创新的支点——提升教研员课程领导力

评价万花筒 2018-12-05 14:51:44

来源:华东师大课程与教学研究所

2016年7月15-16日,由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深圳市创新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华东师范大学教研员研修中心等单位主办的全国首届教研创新论坛在上海举行,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所长崔允漷教授出席,并作了题为“中国教育创新的支点:提升教研员课程领导力 ”的报告。此为报告全文




尊敬的Sharon P. Robinson女士,尊敬的刘主任,各位专家,各位朋友,早上好!


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跟大家分享“寻找中国教育创新的支点”。中国教育创新的支点在哪里?支点就是教研员、教研体系,这是我们整个中国教育创新的支点。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课程改革那么多年,为什么学生享受不到红利?大家可能体会得到,我也在不同场合说起过,我在家里一直没地位,因为爱人是口腔医生,她老是跟我讲,看你那么忙,忙得怎么样?课程改革搞得怎么样?这真的没法跟她——一个非教育专业的人讲清楚自己的“功劳”。我们清楚的只是老师很辛苦,教研员很辛苦,我们都很辛苦,然而,课程好在哪?中国教研体系好在哪?最主要的是,学生享受得到课程改革的红利吗?第二个问题是课程改革在做什么,如何运行的?有四大系统。最后讲讲为什么教研创新是国家教育创新的支点。


英国专家Parsons教授在讲地理改革方案时,曾用一幅图描绘出课程改革的复杂性。中间这个大气球就是一个美好的愿景,改革的理想,到了实际学校就变成泄了气、难看极了的气球。为什么?因为课程改革要承载那么多“难以承受之重”,有那么多的问题要解决,而且,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态度:有被忽略者,有沉默者,有自满者,有远大抱负的人……只有“天使”(局外人)在上面看着“众生百态”,感觉蛮好玩的。其实,英国是这样,美国是这样,中国也是这样,所有的课程改革都是这样子,这就是课程改革的复杂性。


当前,中国正在设计整个高中课程方案,也在描绘一个理想的蓝图。在整个设计的思路中,大家看到有个保障系统,这个保障系统很重要的就是我们的教研系统。当一个学生走进学校,待了三年,出去了,但是在学校里干些啥?至今仍然没有说清楚,仍然是一个黑箱,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稀里糊涂进校,稀里糊涂毕业”。现在我们必须回答这个问题。学校教育最核心的专业要素是三个东西:学生、教师与方案。校长都知道要有好的生源,要有好的老师,但现在还没有多少校长清楚还需要好的方案,即好的课程。抢生源不能随意抢,抢名师也不能随意抢,现在是追求公平的时代。只有建设好课程才是“正道”。通过课程发展来发展教师,进而发展学生。根据这样一个模型,整个国家的课程改革需要有四大系统:第一就是教育部的领导与决策系统,第二是专家的规划与设计系统,第三地方与学校层级的推广与实施系统,第四就是支持与引领系统,即保障系统。这四个系统构成社会变革的完整框架,一个都不能少。


我想换一种方式来表达课程改革系统。国家一级干什么,地方一级干什么,学校一级干什么,我们的教研系统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在地方和学校这一级。刚刚讲了学校课程改革从输入到输出,整个教育的复杂性就在中间这三个要素及其互动,即教师与方案、教师与学生、学生与方案。这三个互动是整个课程改革的复杂性之所在,也是教研体系需要着力的地方。


刚刚纪主任、罗校长都讲到,国家聘请专家研制了课程标准之后,还需要地方或学校教师继续发展适应性的课程。譬如说,义务教育阶段的课程标准是面对1.5亿学生的;专家编的义务教育教材,有些教材它可能面对的是500万学生的,而我们老师呢?老师面对的学生是一两个班的,一个班四五十个人,两个班就是八十到一百个人。怎样将课程标准、教材发展成为学生体验到的课程?发展成为学生的素养或分数?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教研员队伍在支持或引领全体教师做好这项工作中作出重要的贡献。这项工作,中国的课程改革跟美国、英国存在差异。从统一的课程标准、教材到学生,美国的策略主要是开发学习指南,而在英国主要是开发教师指南,两国都希望借用这些指南(尽管侧重点不同),支持与指导一线老师完成此项如此专业且艰巨的工作。在中国,此项工作主要是教研员支持、引领教师来完成的。换句话说,中国不仅靠材料,最主要是靠人,这个人就是教研员,所以中国的教育质量(特别是考试成绩)比较高。或者说,因为我们多了这样一个人,多了一个教研员,如果没有这个教研员,我国学生的考试成绩不可能有那么高的。所以,我们找到了教育创新的支点,即教研创新,通过教研创新撬动整个教育体系的创新。这个支点怎么撬动,就是把这个人——教研员变成专业的领导者。只有这样,我们的教育会变得更加美好,这就是我想解读的一个支点的问题。


关于对新的教研系统的展望,其实就是刚才讲了要撬动教育创新,教研系统、教研员首先需要转型。转到哪里去?刚刚纪主任和罗校长都讲了,我把它归纳一下,教研员队伍要承担五种角色:一种角色是政策的执行者,一种角色是课程设计者,即国家课程方案地方化,国家学科课程地方化,这是课程设计的问题。一种是学校一级课程发展的服务者,即为学校的学科教学提供服务,为学整体规划课程、校本课程开发提供服务。按国家课程方案规定,每个学校都要开发校本课程,我们教研员如果都是学科专家的话,那是做不了这件事情的。如果没有人给学校提供校本课程开发的支持,这些课程怎么能够变成现实呢?此外,现在国家课程方案开放之后需要学校整体规划课程,如果我们教研室没有课程部,那谁来指导学校做这件事情。再一个就是教师专业发展的引领者,教师专业发展主要是靠教研员,因为靠大学是靠不住的,靠校长,校长与教师不一定是同学科的,即使同学科,校长也未必能成为教师专业发展的引领者。最后一个就是区域教育质量的促进者,为什么?我前面已经解释过了。


今天,我们大家为何而来?为何邀请了美国顶级的专家,还有那么多创新企业家?目的只有一个:开源、众筹、合力,开辟中国教研乃至教育的新的地平线!谢谢大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