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

商业机构和组织如何面对全球的不安全性 ——美国前国务卿赖斯在富卡商学院的讲座

包子啊包子 2018-12-05 16:43:57

前言:

这段时间出现了多个政治事件,而这些事件对商业运行都产生了重大影响。比如中美贸易战,中兴被美国禁售芯片,比如马来西亚反华派当选总理对中国在马投资带来不确定性,等等。2018年5月4日美国前国务卿赖斯来杜克大学Fuqua商学院做了一次访谈就是关于这个话题的。我之所觉得她的讲座内容有意思,不仅是因为她的职位和阅历带给她看问题的高度,还因为她听众的大多数是美国学生,作为观众席里为数不多的国际学生,听她说话有一种”偷听”别人家训的快感。当然她是美国人,其中的很多立场和观点跟我们的都不一样,但我觉得越是不同的视角越有借鉴意义。除了赖斯之外,另外一名斯坦福商学院的政治经济学教授Amy Zegart也谈了很多。Amy同时也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与合作中心的co-director。两位都是都是很有气场和见地的女性领导人。


以下内容是我根据现场讲座的残缺的视频录像和手机录音翻译的,内容缺胳膊少腿,翻译也可能有误,欢迎大家指正错误。

 

赖斯:

这个世界需要有人可以处理长远的风险、可以从不同角度观察可以预见到的短期风险以及知道做些什么来应对无法预知的事情。我们意识到现很多人会关注商业风险相关内容,比如要投资的回报率应该达到多少啊而往往忽视政治风险,但是实际上政治风险对于商业风险来说是一个乘法效应。曾经有段时间人们害怕一个独裁者会彻底毁灭某个行业,比如说查韦斯(注:委内瑞拉前总统,他上台之后进行了“国有化”,将很多私人财产充公)。查韦斯的问题现在已经不存在了(注:因为他已经去世了),但是我们仍然定位了几种产生政治风险的来源。

第一个是:巨大的地缘政治风险。每个人都知道外面的世界会影响你做生意,因为国家和政府提供商业运作的大环境。但是,谁会料想到一个”行为不端”的大国、一个近几年一直惹麻烦不断的国家——俄国,会以一种干预美国总统大选的方式来干坏事呢?谁又能想到,他们是通过操控社交媒体平台上(Facebook)来进行干预,结果给这家公司(Facebook)带来巨大的危机呢?(注:扎克伯格被美国国会质询、Facebook市值两周之内蒸发了950亿美金,相当于一个小米。)这些是我定义的人们无法事先预见到的危机。我们之前讨论说科技会让社会行动更加民主化,但实际上我感触最深的是任何一个拿到手机的人都突然变成…(我的手机录像识趣地中断了)。

 

Amy: 当你从国家安全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这个案例实际上是很多不同角色的”演员”共同发挥作用的熔合。这些单独的个人和小团体所拥有的外部影响力对国家安全局来说是全新的事物,对于公司来说也是。我有个最喜欢的案例,我已经说过上万遍了就是…(手机录像再次中断)

 

赖斯:

谈谈制约美国公司的反行贿法案(FCPA)和美国的金融“武器”。

FCPA对美国公司管控的范围非常广泛,如果你付钱让别人给加速办理或给予超出正常范围的便利,你有承担违反FCPA的法律风险。当你跟政府官员打交道时,这个问题就会变得更复杂。比如说你跟中国的大学教授打交道,但在中国大学教授是政府官员(注:我很惭愧我不知道这个说法对不对),你给他送了台你的旧电脑以表感谢,结果你就可能暴露于违反FPTA的风险之下。还有其他反腐败的法律管得比这个还要广泛。我要说的一个例子是Royal Caribbean Cruises(注: 皇家加勒比游轮公司,全球最大的游轮公司之一) 。我跟RCC的COO问你每天都担心的事情是什么,她说她每天都在担心会违反FCPA。他们的船在世界各地流转,有一天她接到电话说有艘船准备停在一个港口,当地官员要求他们交5000美金才能通过。如果公司要重新规划游轮路线的话,大概需要花一百万美金,但是她不敢让公司承受违规风险,于是决定花一百万重新规划路径这个方案而不是花5000美金了事。这件事情说明了反行贿法触及范围之广带来的强大震慑力。

 

美联储被称为21世纪的金融核武器。 实际上美联储制定了一批金融制裁名单,一些支持恐怖主义或非法持有核武器的国家都在这个制裁名单上,比如伊朗。如果一个公司你跟伊朗的央行有商业来往,那么你就不能在美国做生意。这个法案实际上让公司自己做出选择:要么你跟伊朗做生意要么你跟美国做生意。我经历过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跟朝鲜制裁有关的事件,那时我们正在跟朝鲜进行谈判。朝鲜想在澳门银行拿到250万美金的现金,美国答应给了,因为我们觉得这个交易还不错。但是问题是:我们没法通过任何一家银行给朝鲜汇钱,所有的银行都特别害怕美国政府会事后算账。我们去找中国银行,他们的反应是:你是疯了么?我们是不会碰的。我们找了好几家银行,拜托他们转钱给朝鲜,我们甚至让美联储出了公函保证他们不会有麻烦。最后终于有银行肯接这活儿,这就是俄罗斯银行,但是他们有一个条件——必须让纽约银行做他们的合作伙伴(一起来背锅)。这就是美国的臂膀伸得多长的典型例子。

 

主持人:这个故事很生动形象。我还想问一下美国公司在跟欧盟出的一个非常有名的案例,是关于GE CEO 杰克.韦尔奇的

 

Amy: 2001的时候杰克.韦尔奇被认命为CEO。他当时想促成一件史上最大的并购案,并购金额是420亿美元(注:指的是GE 2001年准备收购Honeywell)。他对这个deal非常兴奋,想在退休之前看它成了。这个案子在美国的监管机构获得了一路绿灯,一切看起来都非常好,直至到了欧盟监管机构那里。他没有意识到欧盟委员会有很不同的意见,对监管问题有很不同的看法,看问题的哲学也不一样,一方面他们要显示出他们的意见是独立于美国同行的,另外他们的流程中是需要听取竞争对手意见的,于是竞争对手不想让这个deal成功的声音就被听到了。后来,这个deal就被欧盟委员会拒绝了。对于这件事情,杰克.韦尔奇自己也说真是活到老,吓到老”。(英文:You’re never too old to get surprised). 问题是,他一直只对这个deal中商业的部分感到兴奋,没有想过要考虑政治风险。实际上就在四年之前,欧盟就否决过一个几乎类似的并购案,所以这个并不是“黑天鹅”事件,这实际上是个“黑大象”事件,风险就在屋子里但是被他忽视了。

 

***************分割线*****************

至此只翻译了谈话内容的1/8, 后面赖斯谈到对目前朝鲜核谈判的看法、对于美国这届政府的一些看法包括对现任国务卿蓬佩奥的评价、以及各种国际重大时事的看法。她对川普的评价还是蛮犀利的。还有,Pompeo的中文翻译名“蓬佩奥“名好可爱啊,我第一眼就为它倾倒了!

****更新公众号,我是不靠谱的******


Copyright © 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