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

李麦子:一个女同性恋活动家在英国的初体验

英国驻上海总领馆 2019-04-09 10:13:14


LGBT历史月

LGBT是一个英文首字母缩写词,是用来指称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一个集合用语。每年二月,英国会纪念各种LGBT名人,从政客、科学家、商界大牛到著名影星,庆祝社会多元共融和LGBT社群的贡献。

10多年前,英国学校里还不允许提到同性恋这个词,同性伴侣也不能获得法律认可,更别提有孩子了。但是在多方努力下,英国在LGBT权益上得到很大的改善。目前,英国是世界上对LGBT群体最为友好的国家之一。根据全球最著名的LGBT人权组织ILGA欧洲分部的调查,英国是欧洲得分最高的国家,在“尊重人权和完全平等”方面取得了82%的成就。在英国,2002年同性伴侣可合法收养子女;2014年可合法结婚。


作者简介: 李婷婷(昵称:李麦子)

- 曾参与发起“带血的新娘”、“占领男厕所”、“文塔边剃光头”等女性维权行动。

- 2015年,被《外交》杂志评为“全球百大思想者”。英国广播公司BBC评选她为百名杰出女性之一。著名女权杂志Ms Magazine评选她及其他四名女权活动家为当年最激励人心的女权主义者之一。

- 目前正在英国Essex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一个女同性恋活动家在英国的初体验

2017年9月15日,我第三次来到英国。头两次来这里都是参加一些讲座和论坛。因为是短途旅行,所以我是游客的心情。第三次来,我的心情却完全不一样了,我知道我要在这里呆很长时间,因此,行李大包小包都鼓鼓囊囊的。而且,我是来这里攻读人权硕士的。在学校里,我就是一个学生,也许带着一丝丝的奖学金光芒,但是我作为学生和其他学生并没有区别。   

我作为一个女同性恋活动家,倡导同志权益已经变成了我的日常生活,我在国内的朋友们对我都十分的了解,也十分的理解我的生活方式。我有很多彩虹旗的周边产品,例如,彩虹钥匙扣,窗台上贴上了另外一位同志活动家燕子给我从国内带来的彩虹旗;电脑上的各种彩虹贴纸,台湾婚姻平权贴纸,台湾多元成家贴纸;女权行动派贴纸。拿到了自己的学生卡,我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彩虹挂链扣在了学生证上。我的生活随处可见彩虹,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彩虹。到了英国我也继续了这样的生活习惯。

在中国,大部分人并不了解彩虹旗,因为同性恋还是非主流,被主流社会边缘化,主流大众均不了解彩虹旗。但是到了英国,情况就改观了很多。在这里彩虹旗非常常见,能见度非常高,大众的认知程度也非常高,尤其是在大学生里。学校开学的时候为了迎接新生的到来,特意准备了很多彩虹旗挂在学校的广场。我作为女同性恋,看到了觉得受到了学校的欢迎。2018年2月同志历史月,我所在的学校埃塞克斯大学和燕子的学校诺丁汉大学都悬挂起了彩虹旗,会悬挂一个月。当我看到向国旗那么大的一面彩虹旗帜飘扬在大楼上的上空的时候,我内心感受到了被理解,被接纳,被认同。

埃塞克斯大学在英国属于自由派大学,相对于比较正统的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埃塞克斯大学更加热心于社会运动,我们学校的很多校领导都是英国社会运动活动家。我所在的部门是法学院,在英国也没有很多这样的设置,在中国更罕见,平等和非歧视原则是我们课程学习的很重要一课。因此学校在尊重同志群体这件事情上,已经非常的政治正确。我认为政治正确是进一步追求公平和正义的基础,因此我也为自己的大学感到骄傲。

此外,我想讲一些学生对待同志群体的态度。作为一个亚洲人,我的性别表达也非常的中性化,其实是一件不寻常的事儿。刚刚来学校的时候,我是寸头。所以大学生的学生们一眼就能看出来我是亚洲人,加上我不同寻常亚洲人的性别气质,大家也对我的态度略有不同。这一点,很有趣。

学校估计有五百以上的中国留学生,大部分都在商学院学习,因为商学院和中国的某高校有合作项目。新结识的中国朋友们问我专业,我就告诉她们,我是读人权的,大家都表示自己第一次听说中国人出来留学读人权。我也是埃塞克斯大学法学院该专业唯一一个中国学生。难怪我到哪里都是一种中国人造成一种冲击。对于中国朋友,我也从未隐瞒我的性倾向,不论我单身与否。我和我所有的家族成员都出柜了,不仅仅是我父母。即便有亲戚曾直接出言不逊,也被我妈怼回去了(中国好妈妈),因此,在表露性倾向方面,我没有包袱。我就是女同性恋,leave it or not(随他去了)。 事实上,我大部分的中国同学都表示接受和理解。

埃塞克斯大学的国际留学生比例很高,因此有很多学生来自欧洲国家,非洲国家和亚洲国家。并不是所有人都十分接受和认可同志群体。我加入了学校的LGBT社团,在社团的一次会议上,社团负责人表示,为LGBT群体提供安全空间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在社团组织LGBT派对的时候,会发生很多事件。这些包括,对跨性别进行言语侮辱,很多直人男性进入LGBT派对性骚扰在场的女性,以及同志群体内部也会面临性骚扰指控。即使社团负责人和学校会安排安保人员维护现场的秩序,处理投诉事件,但是派对现场依旧让很多LGBT群体感到并不安全。很多LGBT群体会因此拒绝参加LGBT派对。

另外很有意思的一点就是,埃塞克斯大学虽然属于自由派,但是是属于英国自由派,意思就是学校更关注英国本土的议题,对其他国家或者地区的议题,关注并不多。我这样说并不是为了谴责学校做的不够,我只是说,我很难成功地在学校组织中国的女权和LGBT议题的活动,因为大部分的学生和老师的兴趣和研究重点都不在中国。了解是关注的开始,这些人如果根本不了解中国,无从谈起关心中国的女权和同志运动。

去年12月,我非常积极的争取了一个在学校邀请中国女权活动家和同志活动家开讲座的机会。遗憾的是,现场观众只来了7个人,其中三个人是活动的组织者,来自人权协会,另外四个人,三个人是中国人在这里读博士,一个人是我的朋友,专程从伦敦赶来听讲座(诚意满满)。后来我和这些来中国人都成为了朋友,原因很简单——志趣相投。本来我很乐观,类似的主题,我曾经在朋友的组织下伦敦亚非学院开讲座,现场来了100人。我也曾经在诺丁汉大学,牛津大学开讲座,在朋友的组织下,活动人数基本上都是在20人以上。而在我自己的大学,如此尴尬的只来了7个人,这让我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虽然大学属于自由派,但是还是属于英式自由派。

事实上,不管是从学校,还是从学生的态度来讲,对同志群体都是非常友善的。在英国,比较自由的是,你不需要担心因为组织集会游行和示威而遭到警方的骚扰,这些自由度比较大。但是让你感到受限的是,在这里继续呼吁关注和促进中国的同志权益比较困难,毕竟这里不是中国人的主场。



Copyright © 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