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

【生命教育】石中英:孩子心里的阳光去哪儿了?

四会校外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站 2020-02-13 15:30:10

杨东平老师的一篇关于中小学生自杀的一篇报告,用详实的数据给我们展现出在教育重压之下出现的不堪重负的惨剧,读罢让人唏嘘不已。



花季天使的陨落,如果没有一点回音,他们就真的是白死了!


石中英老师之前对此问题也进行过关注并写出论文《自杀问题的教育哲学省思》,《中国教师报》曾对其做过专访《帮助学生度过意义真空的沼泽》,面对当今越来越多的青少年的迷茫以至做出极端行为,家庭和学校是主要责任,我们应该追问背后的深层次的原因,借助此文,我们一起进行探讨,孩子心里的阳光去哪儿了,如何寻找回来...



中学生自杀,家庭和学校是主要原因



青少年自杀的年龄范围跨度比较大,从十多岁到三十几岁都有。不同年龄的自杀者自杀原因不尽相同。


对于研究生以上的大龄青年人来说,他们自杀的原因大概有以下几种:一是预期失业,工作没有着落,就业压力太大;二是学业压力大,担心可能完不成学业,达不到老师的要求;再一个就是感情问题,不能找到所爱之人,或者所爱的人背叛自己,或者遭遇畸形的恋情等。畸形的恋情导致心智混乱,失去人生的意义感。

对于本科生而言,往往是感情上的挫折导致其自杀。本科生也存在学业困难问题。有相当一部分本科生,由于学业基础不好、努力程度不够以及学习方式转变不到位等,导致他们不能适应大学的教学模式,出现学习困难、一门或多门考试不及格的现象。对于在基础教育阶段成绩比较好的学生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的挫折。由此,他们怀疑自己的学习能力、工作能力和生活能力,怀疑未来驾驭自己命运的能力。

至于中学生自杀,家庭和学校往往是主要的原因。四川有个女学生上课迟到了,老师说了一些伤及人格和尊严的话,这个学生就自杀了。我看了很多自杀的案例,觉得中学生自杀事件最具有偶然性、突发性、情境性,不是一个经过长期思考和理智选择的结果,更多的是一时的情绪冲动。另外,家长或教师误解了学生,也可能导致学生自杀。中学生是最经不起别人误解的,他们常常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中学生自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心智不成熟,对人生的看法非常简单,很容易受到一些不良观念的影响。举个案例,几个初中女生成绩不好,感到在学校没有尊严,回到家里也没面子,很痛苦。几个人就想,死了以后就不用做作业了,干脆一起死了算了。她们就一起自杀,结果五个人死了三个。

概括来看,不同年龄段的青少年,由于所面临的人生主要任务不同,心智水平发展不同,人生的压力来自不同的方向,所以他们自杀的原因是不一样的。这是我看到的一个现象。   


要把生命的价值作为一切价值的根本



中国教师报:中小学主要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预防学生自杀?


石中英:小学自杀的非常少,只有极个别的高年级小学生会有自杀现象,这里就不说了。根据刚才的分析,我觉得以下方面是中学需要注意的。

第一点,老师和家长要认真地了解自己的教育对象,了解处于青春发育期的孩子们的心理和行为特点。只有了解了他们的思维方式、行为特点以及影响他们态度和行为的主要因素,我们才可以更好地教育他们、帮助他们。这是很重要的。

第二点,老师和家长要提高自己的教育意识,使用正确的、合理的、恰当的教育语言和学生进行交流,切记不要有意无意地伤害他们的面子、人格和尊严,要开放地、平等地、友好地和青少年交流,要善于倾听他们自己的辩护。中学生最受不得委屈,要给他们留下足够的辩护时间和机会来澄清一些问题,切忌犯主观主义的错误。从很多案例来看,很多中学生就是因为家长和老师不理解自己,不相信自己,觉得人生没意思了,才走上绝路的。

第三点,我们要针对当前中学生,特别是独生子女占主体的学生群体,进行生命价值观的教育。要把生命的价值作为一切价值的根本,帮助他们理解生命的不易,帮助他们正确地看待日常生活中的委屈、不理解、偏见等现象,还要帮助他们敞开心扉和父母、老师交流。青春期孩子的特征是容易自闭,不爱和父母交流。你伤害了他,他也不讲。孩子不讲,心里面就很郁闷。我曾经看到一个案例,一个孩子从五岁就开始写遗书,一直写到初三自杀。平日里她自己偷偷地哭,不让父母知道。父母的每次伤害、老师的每次批评,她都记在日记里,不跟老师和父母讲。她死了以后,遗书和日记公布出来,大家一看才知道,这个孩子这些年活得这么不容易。我相信中国的父母和老师总体上还是很爱孩子的,只是很多时候方式方法不对,结果适得其反。

教育是要教人去生活,不是教人去死亡的。教育者的不当言行导致学生自杀这种案例是最让人难过的。从本心上说,老师确实是想教育好学生,但是如果老师的教育方式不符合青少年的心理特点,用一些恶毒的话或粗暴的行为来对待学生,就把学生逼到绝路上去了。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并非是老师的初衷,老师也是很心痛的。

这个时代,学生的生存环境、性格特点、自我观念,跟以往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老师对此一定要有新的认识。面对这些变化,我们的教育态度、教育行为、教育模式都需要转变。总的来看,当前老师们所采用的教育方式方法和教育艺术的水平等恐怕还有一些不适应时代发展的地方。这种不适应体现在许多方面,简单、粗暴、不尊重学生的教育方式确实不行了,老师必须要在平等、民主、和谐、尊重的前提之下对学生进行教育。


前期预警和前期介入很关键


中国教师报:您刚才提到要对中学生进行生命价值观的教育,这应该是生命教育的一部分。现在一些学校在开展生命教育,您觉得生命教育对预防青少年自杀的意义在哪里?

石中英:我觉得生命教育有两个途径:一个是直接的,一个是间接的。所谓直接的途径就是以生命为主题,以人的出生、成长、亲子关系、死亡等为主题进行教育。间接的途径,比如日常的学科教学、学校的各种教育活动等,其实也是在进行有关的生命教育。这两个途径缺一不可,各有特色,总体上构成学校生命教育的环境。前者主题比较明确、集中,我们可以围绕着亲子关系、社会责任等,通过主题班会、校本课程、成人仪式等,来理解生命现象,理解生命本身、生命诞生的伦理基础、生命所包含的道德意义和社会意义。但毕竟课时是有限的。

所以,间接教育的途径要利用起来。比如语文课上会涉及生死的问题、付出和收获的问题、忠诚和背叛的问题、得与失的问题等,这些都有很多故事可以讲。此时,老师就可以结合学科教学,引出学生人生意义危机的一些主题,结合现实和学生进行讨论。

不管是中学的还是大学的班主任,都要了解每一个学生的个性,了解他们生活世界里发生的变化,了解困扰学生的一些主要观念。班主任的工作非常重要。班主任要对学生的意义危机做到早发现,前期预警和前期介入很关键。如果发现一个很活泼的孩子突然变得沉默寡言了,班主任要及时采取学生能够接受的方式介入。如果知道学生答辩没有通过,班主任和导师都应该帮助学生寻找原因,进一步完善论文,而不是让学生一个人独自承担这个后果。


要注重价值理性的培育



中国教师报:作为教育者,比如教师,应当特别注意些什么?


石中英:教育者千万不要认为自杀是个别事件。这是一个观念上的误区。有大量的统计数据及经验观察表明,在成长的过程中,许许多多的人都有过自杀的念头。我们在观念上要认识清楚,自杀不是一个病态的现象,而是一个很普通的现象,是每个人生活中都可能碰到的一个现象。作为一个正常人一般很避讳谈这个话题,不会说我要自杀,但是确实有一些孩子日常里就会说:“哎呀,我要考不上了,我就不活了。”

第二点教育者要注意的是,要培养青少年的价值理性。我们的价值观教育要从注重观念的灌输到注重价值理性的培养。价值理性就是价值选择、价值合理化的能力。价值合理化选择有两种,一种是基于理性的选择,一种是基于非理性的选择,前一种是动过脑子的,后一种是没有动过脑子的。非理性的选择往往会让人觉得是没有意义的。举个例子,一个学生考上了研究生,有一天我碰到他,恭喜他考上研究生了,他的反应与我的预期差别很大。原本以为他会说感谢老师之类的话,没想到他说:“老师,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考研究生。”那一刻,我就觉得这个学生没有意义感。因为考上研究生实现了人生的一个价值目标,是一件有价值的事情,是一件好事情,而他还不知道为什么要考就考上了,考上研究生这个事情对于他就没有意义了。其实,许多高中生在上大学选择志愿时也出现类似的现象。许多高中生并不了解他所选择的专业究竟是干什么的,只是听父母、老师说或受同学的影响而选择。结果呢,他到大学后才发现自己对所选择的专业没有多少兴趣。换句话说,学生如果不能体会到选择专业的意义,更谈不上为学好这个专业而付出努力了!

人活着是一个事实,对其意义的体验是很重要的。人活着的价值理性依据在哪里,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有时候,人们把人生的意义具体到一个人或一件具体的事情上。一些女性喜欢说为爱人和孩子活着,结果有一天爱人背叛她了,她就觉得受不了了,人生没有意义了。这个时候就需要价值理性的帮助,需要价值重新合理化。一个人失去活着的依据的时候,有密切关系的人一定要关注他所面临的巨大意义真空,帮助他重新建立价值生活的依据。

 家长与老师不仅要告诉孩子们应该怎么去生活,要考大学、要结婚、要工作等,还要给孩子们讲为什么这样。在这些方面我们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做得不够,基本上停留在一个常识的水平。父母和老师对孩子为什么要考大学、为什么要有朋友和爱人、应该怎样对待他们等问题都缺乏深入地思考和讨论。前面也提到,很多学生是在家长的逼迫下上了大学,选了专业,没有感觉到上大学的价值,对专业一点感觉都没有,这时无意义感就产生了。这也是导致学业困难的一个原因。没有意义感,人就提不起精神,就不能够发挥自己全部的身体的力量和精神的力量去做好这件事情。

其实很多孩子只要你点拨一下他就懂了,没有人点拨,他就过不去这个意义真空的沼泽了,就倒在那儿了。有一个大学女生跟男朋友分手了,她就要去死。你问她为什么要去死,她说:“我们发誓我们的身体是属于彼此的,既然现在要分开了,那活着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父母和老师可以告诉她:你的身体和生命是你父母给的,凭什么要承诺你的身体是他的?你们现在分手了你就要死,这是没有道理的。她人生的价值依据出现了问题,这个时候的她就需要别人的帮助。这就是我们要讲的第三点,我们教育者要意识到,许许多多的青少年学生在人生成长的道路上,都会遇到或多或少的意义匮乏和困难,都需要帮助,需要我们帮助他们不断地重置他们人生的价值坐标,帮助他们明白活着的依据是什么,增强他们内心的安全感,而不仅仅是外在的安全感。

第四点,自杀者有一个共性就是很在乎自己的感受,而不在乎他人的感受,他们很多时候是比较自私的。问他们人为什么要活着时,他们的回答是“我为自己活着”。他只想到身体是自己的,但是他们没有想到,自己死了以后,父母一辈子的幸福都被剥夺了,整个社会为他付出的所有的爱都被他们的死带走了。当然,对于自杀者,我们不应该再谴责什么,他们已经走了。可是我们从这当中,应该明白我们要帮助青少年度过自我中心主义的阶段。

人生有几个阶段,一个阶段是为父母活着,这个时候也能有意义感。长大后说为我自己活着,这个也能暂时给予依据。但是这个依据没有为父母活着那么牢固。为他人活着,只要他人在那儿,活着就有依据。为自己活着,听起来理由很充分,但是事实上这是一个很模糊的命题。为自己活着,自己是谁?自己定义自己,从逻辑上、从意义体验上说都是有问题的。什么叫为自己活着,什么叫不为自己活着?我觉得为自己活着的人是想自己占有自己全部的生命,而这恰恰是与生命的社会本质和文化本质是不一致的。为自己活着的人不会产生很充盈的意义感。人的意义感就在于人为社会活着,为他人活着。当我们意识到要尽孝心的时候,碰到再大的困难,我们也不会放弃自己的生命。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职责、我们的职业要求时,我们就会有意义感,就会意识到我们对学生是重要的,对社会是重要的,对他人是重要的。如果你说你是为自己活着,我们既可以认为自己是很重要的,也可以认为自己很不重要。

中国教师报:只强调个人,忽视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原子化”的社会?


石中英:对,就是你说的“原子化”。原子化的社会给个人带来的感觉就是孤独、空虚、无聊、没意义感。他看不到自己和他人的联系,不对任何人承诺,只对自己承诺,这反而是问题的症结所在。我们要加强青少年的社会实践、社会责任感教育,让青少年理解自己存在的社会意义和社会价值,这应当是一个有效防止极端的自我中心主义走向不负责任的生命之路的途径。怎样重建个人与社会的联系?我们的教育除了要讲个性和差异之外,一些价值共识、社会责任和人类义务等方面也要引起足够的重视。我一直反对把个性作为教育的目标来追求。今天中国所面临的问题不是个性不张扬的问题,而是怎么样把个性与人的社会性、类特性相协调的问题。没有三者之间的协调,个性就成为病态了。


提升生命价值依据的层次



中国教师报:那么怎样让生命意义的价值依据更加牢固,使人更有意义感?


石中英:首先,有依据比没有好。有价值依据就可以有意义感。第二,对生命的价值依据有一个提升的过程,要努力地从具体的人和事件提升到一个比较高的层次,关注比较大的价值实体。越高层次的价值依据就越不会轻易失去。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个思想试验。我们为家人活着,为职业活着,为国家和民族活着,为人类活着,你会明显感到,不同的生命依据带给我们的意义体验是不同的,由此带来的抗打击的能力也是不同的。历史上那些伟人的生命依据都达到一个很高的境界,他们可以面对很多苦难,内在达到了一种自我超越。价值依据若太具体,也会有意义感,不过这个意义感不怎么大,不怎么强,比较狭隘和渺小。平凡的生活中要蕴含着与伟大价值的联系。今天人生的问题在于关注具体的东西太多,关注超越性的东西太少,甚至根本没有关注。这就是为什么可以判断这个时代会产生普遍的意义危机。

第三,对一般人来说,以具体的人和事件作为生命意义的价值依据是可以的,但是失去之后要有价值依据转换的能力。忠诚可能遭遇背叛,但不能否认忠诚的意义。我们不能给学生讲一种肤浅的乐观主义态度。比如说努力就会有回报,事实上并不一定都如此,比如你好好学习就不一定能找到好工作。所以,我们在人生观教育上要做一些方法上的改进,要让学生了解过程的意义、了解真实的人生,不能太理想化。要在精神上给学生打疫苗,学生才会在遭遇“病毒”时产生抗体。

所以要加强价值观教育,加强理想教育。现在理想教育和价值观教育被社会、媒体的庸俗价值取向淹没了,老师不好意思去讲,学校不好意思去做,学生不认真去对待,容易倾向于认为理想都是空头的、不实际的、没有意思的东西。我们试想一下,如果一个时代没有高尚的价值理想,人们的生活状况将会怎样?如果学校不切实重视和加强理想教育、价值观教育,学校将会培养出怎样的一代人?如果一代人缺乏真诚的信仰、高尚的理想、远大的追求和严肃的社会责任感,只是活在一个原子化的、物质的、当下的、感官以及冲突的自我当中,他们怎么有勇气和智慧面对人生随处可见的困难与挫折?

作者:石中英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 北京明远教育书院院长

来源:中国教师报

四会市校外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站

地址:四会市四会广场北文化馆首层

咨询热线:0758-3153829

咨询QQ群:191915402

咨询QQ:1921938260

邮箱:shxwfdz@163.com

微信:SHJPCS

官方网站:http://edu.xl360.com/shjpcs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