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

【周商故事】“深圳舞王”传奇

全球周商 2019-04-15 09:16:13



卢奥董事长

且叙且议 未有虚妄之言

亦庄亦谐 是为乡友点赞

只说当今年轻人创业,纵有国家各项优惠政策相帮,多数年轻人并没有很好地跟进。因为家庭条件优越和家长的大包大揽消磨了子女身上的野性及闯劲,成天沉缅于手机和网络虚拟世界中不能自拔。然而也有些人不向命运屈服,敢闯敢拼,永不言败,从一穷二白做起,端的也创出了一个新世界。这类成功范儿还真不少,今天要说的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创业者,他的大起大落,大开大合,前半生的经历犹如俚语中的“吹胀捏塌”般曲折与离奇。印证了“一个东西越想击倒你,最终只能使你更坚强”这一哲理,他的永不服输,能吃常人不能吃的苦,恐是我们更多人应向他看齐的地方。

话说周至有一奇人,名叫卢小云,家居终南镇吴家屯村,1969年生人。俊朗可人,村人都议论其有奇伟富贵之相。家中排行老三,由于家境穷困,也只能续穿老大老二退下来的旧衣帽。个性要强,不安分守己,自小就是“孩子王”,上学时别的孩子替他背上书包,常是前呼后拥状。平日学习不上心,上到四年级便被父亲送到了周至剧校。

剧校的环境及每日练功正符合了卢小云的兴趣。于是他在左胳膊刺了“苦练”二字,鞭策警示自己。由于能吃苦,肯下笨功夫,勤学苦练,工须生,兼攻武生,力求文武兼备。学业功夫日日长进,除了剧校的一些功课外,他还跟一位张长根老师学跳霹雳舞,剧校条件差,练功房没镜子,每天只能对着灯影揣摩,由于老天赋予他的天资灵性,加上他肯用心,最终成了该校的尖子生。

性情使然,剧校期间他的不安分的性格也暴露无遗。一次他擅自跑到兰州报考剧团未能成功,结果口袋没钱饿了几天。跑去卖血,没有身份证,人家不采。没办法把身上的一件大衣典当了12元回到周至。剧校前后5年多,学得一身好功夫,会跳霹雳舞,又跟人学了芭蕾舞这洋东西。一身武艺兼舞艺,正是踌躇满志的时光。毕业后分配到甘肃嘉峪关剧团当演员,一年左右便因和人打架离开,回家另谋生路。命运多舛,也有自身性格方面的原因。

21岁,家中为他娶了媳妇,婚后在周至县城开了一间“霹雳发屋”,也干过给西安贩鸡、贩鸡蛋的勾当,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终究没有个稳定收入,生活依然窘迫,生下女儿后,有时连买包奶粉的钱都拿不出来。

当时,有两部电影在热映,一部是《摇滚青年》,另一部是《西部舞狂》,都展示了当时舞坛的时尚。卢小云看后觉得《摇滚青年》中主演陶金没自己跳得好,激起了他永不服输精神元素的萌动。又加之一次马友仙的侄女安娜看了卢小云跳舞说没有深圳人跳得好,这句话更震动了其心扉深处的自尊,小云决定以舞会友,找天下高手PK,证实一下自己的实力,开始了千里流浪,餐风露宿,尝尽人间的奔波劳顿和面对尊严失落的挑战。由此拉开卢小云人生最重要的一幕。

有人说《西部舞狂》电影中新疆人舞跳得好,卢便约上哑柏的许彦本,说快板的光颡一行直奔新疆,只因准备不足,一路卖艺无收入,走到张掖被困在戈壁滩上,饿了几天,后遇到《中国十大名模歌舞团》演出归来,老板张常虎起了恻隐之心,带上他们回到内地。第一次碰壁并没有吓倒这刚强不屈的汉子。第二次策划深圳之行又在立即行动中。邻村魏家庄有卢的一伙好兄弟,先向一个伙计杨定民家开的商店借了20元,加上卢身上的4元钱共计24元作为路费,又提走了魏家庄另一个伙计刚结婚媳妇陪的双卡录音机,约上杨定民,没有向父母告别,丢下妻女,塑料袋里提了一身换洗衣服,毅然向南出发卖艺闯天下。这是一个常人所不具备的性格,果断,坚毅,不管不顾,一步踏入江湖的精神模式。

先到蓝田,由蓝田转入商南,再进入湖北郧西,一路且卖艺且赶路,到得公园旁或大街上,双卡录音机一调放,几段激越现代舞曲震响,吸引一圈人便一抱拳,来一段江湖开场白“太阳出来一盆花,天下英雄是一家,兄弟来到××地面,多蒙各位乡党关照,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你给兄弟一分,兄弟感恩不尽,你站这不走,兄弟更是感恩不尽”。接下来一连串的没底跟斗,随后的霹雳舞赢来阵阵喝彩和掌声,最后捡起扔在地上的硬币,角票,挣得些许小钱,留够吃饭钱剩余的用来搭车。至于晚上,车站、公园等公共场所便是个好歇处。计划服从实际,且卖且行,目标方向不周密,农村话:嗒黑咧,嗒歇。

一日来到襄樊(现叫襄阳市)一公园对过的马路边,有一河南耍猴人,正在调弄两个马猴拉车翻跟头,铜锣声伴着呵斥声,四周看客围得密不透风。卢等一看时机正好,便在马路另一边选好了一块平坦开阔地,摆好架势,嵌下双卡录音机的开关,一阵强劲《猛士》音乐声响起。随着节奏,卢小云几个干净利落的空翻哗地把对过看耍猴的年轻人全拉过来。耍猴人一看急了,便用皮鞭猛力抽打公猴,猴凄厉的惨叫,又把好奇的人们拉了回去。这边也不消停,随着震人的乐声,先来段霹雳舞,再是柔姿舞、太空舞、滑步、机械舞。特别是传感舞,卢小云伸展的胳膊恰如雄鹰舒展双翅,手稍配合着肘部的翻折,正是流行的时尚,现代美里渗透着专业元素。人们又惊呼着又围将过来,耍猴摊前的人被拉得一干二净。卢小云一阵谢辞:“小弟等流落贵地,幸有各位捧场……”精湛的艺技并没有因场地的简陋而逊色。阵阵叫好声中,杨定民以托儿的身份带头扔钱,引来硬币、纸币洒落了一地。耍猴人自认倒霉,牵着猴悻悻离去。这场流浪者与猴的表演角力赛以人的胜利而告终。

辗转约两个月,由北到南且卖艺且跋涉,一路上忍受热、饥、渴等常态性困难。晚上经常睡在一些公共场合的条櫈上,没有换洗衣服,没有基本生活保障。公安部门认为他是流浪汉,录音机或是偷来的。为证明清白便在派出所里舞跳一番才走人。一路上抓了放,放了抓,总有十多次吧!一日到得广东韶关,一时心血来潮对杨说:“杨哥,咱俩把名字改一下吧,杨定民脱口而出,我叫杨云,卢一时没有思想准备,文化程度也不咋,抬头看到户外招牌上“粤”字特别多,便说,我就叫卢奥吧!他误把“粤”字当“奥”字,瞎打误撞,将错就错,自此,卢小云变成了卢奥,这正是:

文化程度小学生,粤奥两字难分清,

明知有错浑不改,也将卢奥叫出名。

到得韶关,不凑巧,大雨下了多日了,街头难以卖艺,口袋已经见底,约有一个星期断断续续在挨饿。实在受不了,便喝些凉水支撑。街头小吃摊南国食品很诱人,但却真切地感受到“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窘迫。撑不住了,卢奥和杨云在雨地拉开架势,强打精神连跳带舞几个回合,向四周观众编造了个理由:在下随团在海南演出,只因脾气不好和团长吵架而负气出走。困在贵地,献丑卖艺随便挣几个路费,以图早日回家。且望各位贵人相帮,不胜感激。一位好心大叔把他们叫到一边,询问了一下情况,给了10元钱。有了钱便买了些馒头,鸡蛋,挺过了最难的雨天。如此炮制,又在广州混了一两个月。忽一日,在街头报栏看到《深圳特区报》上的一则招聘广告,龙港区横港镇文化站艺术团招收演员,只要一男一女。原来此次应聘的有500多人,经过几天面试,只剩下五六个人待最后确定。恰在这时,卢奥赶到,现场高歌一曲《站台》,跳了一阵霹雳舞,一段芭蕾舞《让我再看你一眼》,扎实全面的艺术功底,当场让十几位评委倾倒,连身份证也没要看,一致决定录用。淘汰了前面500多人,卢奥成了一匹最后时刻冲出的黑马。真正是:

冥冥天意难抗违,西北黑马驰南国。

莫谓深圳天地大,胜者舍我卢奥谁。

成为了横港镇文化站的一名正式员工,歌舞团一年也就演出十来场,其余时间,卢奥以文化站辅导员的身份,辅导各类培训班,教授舞蹈。业余及晚上时间自由支配。其间成立了“猛士一族”组合,“深圳小虎队”组合,“第六感”组合,出入于各夜总会、会馆及KTV夜场。时尚新潮的歌舞,给深圳夜生活注入了活力。一晚赶场七八家,每家收入30-50元,一个月便有了万把元收入。九十年代初,内地一名国家干部月工资也就50-80元,农村出个万元户那还了得。卢一个月一个万元户,还不费多少气力。随着声名日显,1995年,卢每月收入达到三四万元。1998年更是年收入达七八十万元。1993年一台录音机出门,卖艺闯天下,一年后,以成功者的身份坐飞机回到家乡,口袋里一沓一沓的港币面额都是百元以上,又拿了一部“大哥大”扎势。当时县上没网还不能用,送了人。同时又带了许多周至籍文艺人才赴深圳发展,现在还有许多人留在深圳。
深圳舞王奖杯

1995年5月,深圳“首届群星杯舞蹈大赛”由团市委、市文化局、市电视台联合举办。卢奥凭着自己敢于挑战陶金,敢于PK任何舞林高手的实力,一路过关斩将,夺取大赛大奖,荣膺“深圳舞王”称号。颁奖之日,满场观众欢呼,引来文化界和圈内人士高度观注。这自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深圳相关部门要给其转户口,分房,想把卢留住,但出人意料的是,卢奥并没有答应。他不想随遇而安,他图谋着更大的发展。自从获得“深圳舞王”称号后,在全国都有了影响,四路八方都有人来请,演出足迹遍布祖国南北。当年不管不顾,懵懵懂懂,一步踏出家门闯天下,居然获得了成功。“周至新时代歌舞事业领路人;中国夜场第一批嘉宾;陕西夜场第一档嘉宾。”这个定位,准确反映了卢奥的成功与价值。

1997年赴香港,签约嘉禾影视公司,参与拍摄了多部电影。1999年离港回陕,创办“西安奥歌艺术团”,后升格为奥歌文化产业集团。下设歌舞艺术团、秦腔艺术团,卢奥任董事长,参与了西安电影制片厂成立五十周年高峰酒会,大型实景历史歌舞晚会《印象九成宫》,2011年西安世博园;2011西安赏花会太平国家森林公园第七届紫荆花节;2011中国蒲城白水国际酥梨苹果文化节,2011中国原点新城大型明星演唱会,2013年眉县春节联欢晚会、2013年第五届海峡两岸西王母女性文化研讨会开幕式,2014年陕西电视台“三秦放歌大拜年”春晚。2014“狼行天下 秦歌迎春”十三郎演唱会;2014陕西电视台“寻找王宝钏”大型秦腔文艺晚会,2015中央电视台“谁是球王”足球争霸赛开幕式等一系列经典文化活动,并且响应政府号召,参与了千场惠民演出。卢奥与他的团队多次与国内诸多知名大腕及主持人同台献艺,把奥歌集团的品位与成就推上了一个新高度。

《白雪公主与青蛙王子》剧照

舞剧《红色娘子军》剧照

《青蛙王国历险记》剧照

卢奥无疑是成功了,由当初的乡村孩子王,剧校穷小子,街头卖艺的流浪汉到今日文化企业集团的董事长,一股不服输的拼劲,消弥了他成长旅途中的反差。团队及事业蒸蒸日上。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15年9月29日公司的演出车队赴甘肃演出,途过泾川,发生车祸,造成两死十七伤的重大事故。晴天霹雳,祸从天降,如此凶险突兀之事件,弄得卢奥乱了方寸。迫切而又悲伤的患者家属,500多万元的丧葬医药费,犹如泰山压顶般沉重。卢奥站在自己家25楼的窗口,随时都有跳下去寻求解脱的念头。这一事件引发了陕甘两地相关政府部门的接力大营救,先是安置在泾川县医院,后又根据各人病情转到西安相关医院。文艺界的好朋友接连赶来做家属的安抚工作,一拨走后,又来一拨。周至西安乡友出人出力,大力相助。10月10日,陕西电视台主持人石东锦、陕西音乐台主持人文景玲、西安电视台主持人周杰联袂主持的演艺界募捐义演活动在西高新广电大剧院拉开大幕。在西安的周至籍老领导田源、王俊仁、焦斌、张俊鹏,周至县文体局局长朱小良,《秦之声》总导演何红星、陕西歌舞剧院院长冯健雪、西安歌舞剧院一级编导姜锋、陕西省书画院院长盎然、易俗社副社长侯红琴、国家一级秦腔名家孙存碟及其他的团队,名家张武宏及当红明星及众多的演艺界1000多人出席。冯健雪院长第一个讲话,号召文化艺术界朋友扶危助困献爱心,动员大家解囊捐款。奥歌集团艺术总监杜蕾女士台上哭得泪人一般,感动了在场的与会者,台上台下哭声一片。募捐箱前排起了长队,三百、五百、一千、两千元的个人捐款像雪片一样投进了箱内,周至籍著名秦腔演员侯红琴包里放着别人刚还来的六万元,在友情及现场气氛感染下,毫不犹豫的取出了5万多元投进了募捐箱。当日便收到捐款100多万元。一名外地企业家更是捐出2万元的酒以表爱心。10月20日,陕西书画界又举行了一次活动,肖焕、也农、张山等知名大家出席义写义画活动,50多位书画家捐赠了作品和墨宝。

捐款救了急,余下的费用,卢奥向死伤者家属表示我会坚决兑现,如有拖欠,连本带息计算,铮铮铁汉风骨,平息了死伤者家属燥动不安的情绪。

天没有塌下来,太阳继续从东方升起,除了儿童剧《青蛙王子》《白雪公主与青蛙王子》,在蓝田排演的《古泉颂》,甘肃泾川排演的《西王母颂》,阎良排的《黄帝铸鼎》等歌舞剧外,重创后的卢奥以永不服输的傲骨谋划崛起。一个新的团队正在铺展锦绣之路。卢奥为法人的陕西新路带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隆重成立。四个合伙人投资8000多万,排演大型室内4D梦幻音画历史舞剧《唐玄奘》,还原唐玄奘印度取经的经过。在大雁塔现场演出,真情实景,把游客及观众带到1000多年前的历史画面中。弘扬玄奘精神,启迪教育今人。公司聘请了2008年奥运导演团队的导演姜刚领街,国内顶尖的灯光师沙小岚加盟,创意编排正在稳步推进。唐玄奘执着十数年,历经艰险,不屈不挠的为自己伟大的目标奋斗不止的精神,也在卢奥身上得到了体验。

除了《唐玄奘》外,卢奥还投身陕西农林卫视《醉美乡村》大舞台系列节目的策划与拍摄,2016年10月1日起正式播映。

各位看官,卢奥心怀赤诚,目标远大,由最初的穷小子到今日的董事长,敢闯敢干,一路曲折向前。奥歌集团由小演艺团队成长为演出服务系统提供商,拥有大型排练厅,专业制作部及灯光、音响、道具等专业技术、装备设施等基本硬件,以“积微至厚”的发展理念为目标,正在朝着“理想王国”迈进,不能不说是一个新时代的典范。他身上的传奇色彩只会感动更多家乡人。这正是:

创业不怕有折腾,浴火之后又重生。

周至楞娃天不怕,不信路远天不明。


Copyright © 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