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

趋势前沿 扎克伯格的十年展望:2026年的Facebook是什么样?

南师君学商学院 2019-03-23 07:18:38

南师君学商学院
企业加速器与高端资源的价值连接平台




Facebook Messenger正式迈过10亿用户大关


据国外媒体报道,Facebook移动通信应用如今已正式迈过10亿用户大关,又一次在科技界创下一个鲜有人逾越的标杆。


“能从全球总人口中拿下如此大的比例,其实难度堪比中六合彩一样,”Enderle Group分析师Rob Enderle表示,“这样的机会并不是谁都能有的。”


然而,Facebook的产品目前已有三款拥有超越10亿的月均活跃用户。相比之下,谷歌则拥有七款,其中最近一款跨越十亿大关的是Gmail服务。


“Facebook和谷歌正在上演创造经典应用的大戏,这些应用让人们不得不想去下载。”eMarketer分析师Debra Aho Williamson表示,“他们提供的应用会让我们想反复的使用,而且坦白地说,这些应用也是我们不得不反复使用的服务。市场上很少有这样的产品。”


当一款应用掌握超过10亿的用户时,其可赚钱的潜力将无比巨大。最好的案例便是Facebook在2014年宣布190亿美元收购的WhatsApp——当时该应用正在努力突破10亿用户的大关。收购发生后的两年,WhatsApp成功实现目标。而根据Facebook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的计划,只有在WhatsApp成功跨越10亿用户大关后,才会考虑利用该服务赚钱。


如今Facebook的Messenger也跨越了10亿大关,这对两年前接掌Facebook Messenger项目的前PayPal高管David Marcus而言无疑是个重大里程碑。


“并不是每天你都有机会起床后为超过10亿的用户提供服务的。”Marcus表示,“能有机会创造给如此多人使用的产品,这是一种美好的感觉。”


Facebook Messenger应用发布与2011年,是由Facebook网页平台的聊天工具启发而衍生出的产品。Facebook已于2014年将后者屏蔽,从而迫使每一个用户都开始使用Messenger工具进行聊天。Messenger目前已经加入视频和语音通话功能,此外还能与好友进行转账。Messenger在实现8亿用户后,只用了3个月便突破9亿用户关口,再用了3个月又突破10亿用户里程碑。


“Facebook Messenger显然有一股继续向前的动能。”Williamson表示。


Facebook未来十年展望


业界媒体The Verge对马克·扎克伯格进行了专访,由于Facebook对这次采访的限定是只讨论该公司未来10年的展望,所以记者和扎克伯格谈到了Facebook在搭建互联网基础设施时面临的障碍,Facebook希望在增强现实(AR)研发中发挥的作用,以及为什么虚拟现实(VR)很有可能会重新定义下一代计算。他们还谈到了扎克伯格打造人工智能(AI)管家的进展,以及使用机器人来操作烤箱时遇到的问题。整个采访分为8个主题,它们是:


1. 让世界上所有人都上网


2. Aquila无人机升空


3. Terragraph项目


4. Free Basics的经验教训


5. 人工智能和扎克伯格的机器人管家


6. 聊天机器人的未来


7. Facebook 在虚拟现实领域的努力


8. 增强现实领域的挑战


以下为原文内容:


从很多方面来说,2016年对Facebook都是非同寻常的一年。如今每个月有16.5亿人在使用Facebook的服务,世界上最大社交网络平台的称号非它莫属。而且,借助精准定向广告投放机制,Facebook的广告业务也在飞速增长,超过了分析师的预期。今年4月,CEO 马克·扎克伯格发布了Facebook的十年路线图,决心积极进取地将人工智能(AI)和虚拟现实(VR)推向主流受众,将公司置于计算机科学的前沿阵地。


不过,如今这些日子,扎克伯格在与各国领导者会面时,提到得最多的却是最基础的互联网上网问题。2013年8月,Facebook 推出了Internet.org,因为扎克伯格希望能让落后地区的更多民众能够上网。自那以后,Facebook 在这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他们发布了开源的电信基础设施模版,希望能降低数据传输的成本;他们测试了Terragraph项目,其中使用的毫米波技术在数据传输上比目前通用的Wi-Fi快10倍。另外,他们还在继续扩大Free Basics 项目,虽然遇到了一些挫折(印度监管者禁停了这个项目,因为由 Facebook 来决定该项目包含哪些服务违反了网络中立性原则。)


Facebook 的 Aquila无人机项目也取得了进展。该项目旨在设计建造一种无人机,让它们在6500英尺的高空为数以百万计的人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Facebook 的设想是让Aquila无人机每次升空后都能在空中停留90天,担当起传输数据的任务,如果这个设想能够实现,那么该公司就拥有了一种异常强大的能力:让全世界的人都能上网。(谷歌也有一个类似的项目,名叫Project Titan。目前谷歌正在与Facebook联手解决无人机监管方面的问题)。


扎克伯格认为,如果你还没有把互联网服务带给所有人,或者没有对现有的互联网接入服务进行大幅改善,那么你就打造不出高水平的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服务。


这次采访讨论了扎克伯格对公司未来10年的展望,也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涉及到。比如由谁来负责修建基础设施?谁为数据流量付钱?毕竟,让70亿人都能上网,这对Facebook 的核心广告业务来说也是一大利好。Facebook把这个项目作为纯粹的公益事业来宣传,对于它和公司商业战略之间的关系却闭口不谈,这很容易让人怀疑Facebook在背后另有目的。


但是在采访中,扎克伯克解释了为什么他会在联网项目上花费这么多的精力。“互联网确实带来了很多机会,研究表明,在每10个上网的人中,就有一个摆脱了贫穷,就会创造一个新的工作机会。”他说。


扎克伯格说,虽然在教育和健康方面进行直接投资很重要,“但我认为很多人没有注意到,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小镇,没有像样的学校,那么互联网实际上就是你能获得良好教育的最佳选择了,”他说。“如果你住的地方没有像样的医生,那么在网上查一查病情症状,可能就是你最好的办法了。”


扎克伯格说,不管Facebook以后的发展方向如何,连接全世界都是它的基本出发点。“希望我们能在这个方面取得进展,它是我们这代人能够做的一件改善世界民众生活的大好事。”


这个45分钟的采访包括八部分的内容:


1. 让世界上所有人都上网


问:为了让世界上所有人都上网,你进行了巨大的投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扎克伯格:公司的使命就是让世界变得更加开放,互联程度更高。从某种程度来说,这意味着要帮助人们上网,让他们能和关心的人联系。Facebook建立10年了,已经成为了一家大型公司,拥有一些资源,可以用来解决更加基本的技术问题,比如,让世界上一大半还没有上网的人上网。



对于40亿还没有上网的人来说,目前有三大挑战:第一个是有没有网络的问题——就算你有手机,也没有网络可以上,有16亿人属于这种情况;第二个是负不负担得起上网费用的问题,解决办法是降低数据流量费,比如Facebook推出了Telecom Infra Project 项目,简称TIP,旨在使用开源软件帮电信业省钱,从而降低消费者的数据流量费率,另一个办法是提高app的效率,减少数据的传输量;第三是有没有上网的意识的问题。有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互联网带来的价值,即使他们有设备、有网络,也负担得起上网费用,第三个问题是最难解决的,所以公司推出了Free Basics这样的项目,让用户可以免费使用某些互联网服务


对于第一个问题。如果让电信运营商按照传统方法,让目前还无网可上的16亿人上网,那么成本就太高昂了。所有需要使用价格比较低廉的方法。我们能想到的就是太阳能无人机,它们就像是漂浮在空中的蜂窝信号发射塔,搭建起来比较便宜,一次可以在空中飞行好几个月,不断向地面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


如果在我刚开始创办Facebook的时候,你告诉我,有一天我们会研发飞机,我肯定会觉得你疯了。但是,这对于我们让世界上每个人都上网的使命来说是很重要的。我们的无人机在第一次试飞时在空中停留了一个半小时,这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里程碑。


2. Aquila无人机升空



问:6月28日,Aquila第一次进行了试飞。你当时也在场,有什么感想?


答:试飞成功了,不是吗?我的意思是,在第一次尝试的时候,常常都会出些状况。我的到场让项目团队很多人感到紧张。我认为这是公司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所以我得亲自到场。


它飞得真的很慢。当人们设计一架飞机时,大多数时候,设计目的都是把人或者物品从一个地方运输到另外一个地方。所以飞机飞得慢是没有什么好处的。但是,如果你的目标是要在空中停留较长的一段时间,而且你希望飞机消耗的能量越少越好——这就意味着要飞得尽可能慢,同时又不能从空中掉下来。


不久,团队就会试飞搭载了激光通信系统的无人机,如果成功,就会制造大量无人机,与电信公司和政府合作,让城市郊区、乡村地区和灾害地区等现在无法联网的地方的人可以上网。


问:在未来几年内,你希望Aquila项目取得怎样的进展?


答:无人机的制造成本将会降低。我认为,未来某天,在城市郊区有人类居住的地方,将有数以千计的太阳能无人机在空中飞行,上网也会因此变得更普及,更便宜。而且我认为,在它们的帮助下,将有十多亿人从此可以上网。这是一个早期的里程碑,但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里程碑。你可能没想到facebook会做这样的事情——因为我们不是航空公司,但我感觉,我们正在变成一家航空公司。


问:你如何把这么多的飞机送上天?


答:我们并不打算建立一个网络,我们想做的是证明这个概念的可行性,然后想办法把这项技术授权给别人使用,或者免费提供给大家,这样以来,电信公司、政府、非营利组织,救灾机构就能为大家提供这些技术。这是我的愿景。


3. Terragraph项目



问: Facebook今年还推出了Terragraph项目,旨在用毫米波技术为本地蜂窝网络提供助益。今年晚些时候,Terragraph将用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何塞投入使用,你希望它会产生怎样的效果?


答:我认为,5G和Terragraph对于增加带宽、减少延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要进行视频直播,不论你在哪儿,都想随时可以马上进行直播,与他人进行互动,这就很重要了。我们很重视VR,它能给人带来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而要做到这一点,网络必须能够即时下载大量信息,不能有延迟。


大多数人谈到VR的时候,他们想到的是游戏,或者是360度全景视频。但是我想的是医生远程做手术这样的事情。想想看,世界上最好的医生可以在任何地方做手术。我们可以使用微型机器人,让医生来控制它们,但是这就对网络的带宽和延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日常生活中有一些事情,比如说你去参加演唱会、去看比赛什么的,发现现场的网络差不多瘫痪了,这是因为那里只有一个基站。网络带宽太小,人数又太多。但是以后有了Terragraph,带宽就大大增加了。到时候你再也不用担心演唱会现场的网络太慢,发不出照片和视频了。


4. Free Basics的经验教训



问:你提到了Free Basics项目,我觉得我们今天讨论的一切,都需要与政府形成某种合作伙伴关系。对于Free Basics在网络中立性方面引起的辩论,你是否学到了什么经验教训?


答:没错,所有这些事情都涉及与业界,与电信运营商、政府和非营利组织的合作伙伴关系。总体来说,Free Basics是一个非常成功的项目,不是吗?它已经在42个国家投入使用,我们通过internet.org已经连接了逾2500万人。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我们也在几个国家中遇到了挫折,印度当然是最大的一个。该国有10亿人还没有上网。我们已经从挫折中学到了如何和政府、监管机构打交道的经验教训。Free Basics还会继续在世界其他地方推出。如果将来有一天,我们能证明,它在世界各地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我希望我们会有机会能回到印度,重新推出这个服务。


但是,伙伴关系对其他所有东西也很重要。太阳能无人飞机在很多方面类似于无人驾驶汽车的问题,我认为,我们必须制定出相应的框架才行。


5. 人工智能(AI)和扎克伯格的机器人管家




问:你曾说过,你希望研制一个AI来当管家。这个项目进行得怎么样了?它是否体现了你在Facebook自己的产品中使用AI的想法呢?


答:这个项目进行得很不错。它可以控制灯、温度和门,还能帮我烤面包。这其实很简单——你只要把一个可以联网的设备插上电,然后启动就可以了。真正的难题是在AI领域:什么时候给我烤面包。早上,我先要回复邮件,然后去跑步,然后再去参加各种会议,会议的时间通常都不是固定的,所以,我们需要开发这样一个AI系统:它可以根据我的位置(我不在家?我是不是在跑步?)来决定什么时候给我烤面包比较合适,然后再告诉我。要做到这一点还需要努把力,但是所有东西都就位了。


用一用Facebook 目前开发的各种AI工具,看一看我们在图像识别、人脸识别、物体识别、语音识别和语言理解上取得的进展,真的是特别有意思。Mesenger团队正在开发的聊天机器人框架真的非常酷。如果我没有做这个家居AI项目,我可能不会有兴趣去了解这些代码。虽然我有时候提出的问题很蠢,但是我认识了更多这方面的人,使用了更多这方面的代码。我认为这很有用。在家里,我觉得最大的影响可能就是,我成功从妻子那里夺取了恒温计的控制权。


问:你曾在F8大会上说过,可以通过AI的方式,来建造一种在感知方面(视觉、听觉和理解语言)比人类更胜一筹的系统。现在,Facebook已经可以描述照片中的内容、把用户帖子翻译成多种语言。展望将来的10年,你认为AI在感知的哪些方面还可以进一步改善?


答:我认为,AI可以分为两个类型。一种是模式识别,另一种范围更广,是总体性的智能和自主学习。坦白来说,我们现在还不是很理解第二种AI。


眼下,我们在AI领域取得突破的大多数都属于复杂模式识别系统。AI的发展是好事还是坏事,已经引发了大量讨论。但是我认为,模式识别将会在很多方面发挥尤其巨大的作用,比如告诉盲人图片里是什么内容,比如能够更好地进行病情诊断,更快地发现治疗疾病的特效药,或者更安全地驾驶车辆。这些都是可以挽救生命的东西。


不要忘记,AI并不是魔法,它只是数学、统计学,以及使用不同数据集中的大量数据来进行模式识别。它可以改善我们的生活质量。


对我来说,最振奋的事情莫过于我们一支团队在改善模型匹配系统上取得了进展了,我们找到了在深度神经网络的37层上进行收敛的方法,之前还没有人做到过——然后我们发表了论文,让别的公司和团队也能利用这个方法。现在,他们的系统就可以更好地进行病情诊断,或是更安全地驾驶汽车了。这真的令人感到振奋。我们现在仍然处在模式匹配阶段,认识到这一点真的非常重要。从很根本的层面上说,模式匹配是一件好事,我们不应该对它的进一步发展担惊受怕。


6. 聊天机器人的未来




问:有些人觉得,与其他交互界面相比,聊天机器人的速度比较慢,我自己也有这个看法。你认为这个界面在未来几年中将如何发展?


答:我来讲讲使用聊天机器人的根源吧。每个月,都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在Facebook的公司页面上,询问和公司相关的问题。因此,企业也越来越重视自己在Facebook页面上存在感。如果你要联系一家公司,在Facebook上给他们发消息是一个好办法。但是你也可以想象得到,要等待公司的回复可能会花上好几个小时,有时候甚至花上几天时间。所以,我们最初的一个想法就是看能不能开发一个AI系统,可以根据公司回复顾客的方式,预测出某些类型的问题应该给予怎样的回复。我们发现,实际上在很多情况下这都是可以办到的。而当公司回复的速度加快之后,用户又会向他们发送更多的消息。所以我们就开始考虑,是否能把公司的人工回复变成自动回复,结果我们大大加快了回复的速度。


是不是有些专门定制的UI会比聊天界面更好呢?或许有些时候是这样。我不认为聊天界面在所有情况下都是最好的互动形式,但我认为,这比现在人们与商家互动的方式要好上10倍乃至100倍。不管聊天互动的速度快还是慢,在我认识的人中,都没有人喜欢打电话询问情况或者下订单,因为那感觉不舒服,你必须全神贯注,一问一答地做出反应才行。但是,如果你可以发送消息——无论你是对着它说话,还是发送一段语音,或者是打几个字,然后尽快得到回复,无论是几秒钟以后,还是几分钟以后得到回复——我认为,这都是生活中的一个巨大改善。


7. Facebook 在虚拟现实领域的努力




问:你能谈谈VR技术意味着什么吗?尤其是在超高分辨率和低延迟的情况下。


答:VR的重要性体现在几个方面。第一,我们的使命是让大家尽可能真切地分享自己的体验,帮助大家了解周围正在发生什么事情。技术的发展为体验的分享增加了愈发丰富的层次。回顾10年或15年前,大多数的人们在上网分享体验时,可能都是采取的文本形式。而现在几乎一切都有了图像,图像正在成为人们沟通的一种基本方式。而随着网络条件的进一步改善,我们开始使用视频了。如今,你发布一段视频花不了几分钟,你要看一段视频,缓冲时间也花不了30秒。视频体验正在越变越好,所以,视频正在开始变成人们在网上互动和消费内容的主要方式,或者说是主要方式之一。


但是还不仅仅是这样——我们的体验不是视频,不是一个小小的2D画面,而是一个3D世界。你希望能够捕捉这种体验,希望能够用数字化的方式将其描绘出来,无论是在你创建的游戏中,还是在你捕捉的视频中。我认为,这只是我们表达自己和体验世界的下一个阶段,一个合乎逻辑的自然发展。我认为,你以后会戴着VR头盔,在Facebook、Messenger和WhatsApp界面中表达自己、体验世界,就像我们如今在新闻频道看到的360度全景视频里那样。虽然它和那种戴着头盔的真正VR体验还有差距,但是也非常不错了,可以让你获得一个大致的概念。


对于VR来说,另个一大趋势是:每过10到15年,就会出现一个新的主流计算机范式。这通常是通过它们的界面,以及它们如何与世界互动来定义的。想想20世纪80年代,那时都是一些大型的服务器,如果你没有专门的学位,要使用它们都很困难。90年代出现了笨重的台式电脑,但它们的效率足够高,所以人们主要把它们当作一种生产力工具来使用。基本上用的是鼠标。然后我们有了web,数据要传输多台不同的计算机上变得更容易了。再后来我们有了手机。事实上,手机是第一个主流化的计算平台。人们真的很喜欢手机,但是这并不是发展的尽头。以后还会出现别的东西。


就像现在的手机一样,我们无时无刻把手机带在身边,而且与使用计算机相比,使用手机在很多方面都更加自然,而使用VR与增强现实(AR)将会比手机更加自然。手机还有很多限制,你必须把它从口袋里拿出来,这不是很一个自然的动作。以后,你只要戴一幅眼镜就可以进行互动了,或者到最后,你只要戴上某种隐形眼镜就可以了。这时你环顾四周,看到不同的东西,于是伸出手抓住它们——这就是互动的方式。我认为,这是人机互动的下一个阶段,一个合乎逻辑的发展阶段。我们乐于推动这两种趋势向前发展。


8. 增强现实领域的挑战



问:你谈了很多关于VR的计划,但还没有怎么提到AR。你希望Facebook在推动AR方面发挥怎样的作用呢?


我们正在开展AR研究。我们最开始做VR 的原因在于,VR技术已准备就绪了。你可以制作出一款价格亲民的VR头盔。而且,人们也真的开始在使用VR头盔了。这是因为它可以和手机配套使用。即使是价格贵一些的Rift,也可以使用手机中的很多部件,这就是为什么它的价位在数百美元,而不是数千、数万美元的原因。


在AR领域,需要解决的科学问题更多一些,不过我很乐观,觉得我们很快就会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在未来5年或10年里,AR就会发展到今天Rift在VR领域的水平。但是我认为,VR项目无疑更容易建立,更容易普及一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开始涉足VR产品的原因。但同时,我们也在非常认真地研究AR技术。


最后,有关公司文化


《华尔街日报》网络版发表分析文章称,对于很多公司来说,对年轻一代员工的管理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因为这些年轻人天马行空,不受约束。然而,Facebook却采取“放纵”的策略,关注这一代的优势,忽略他们的劣势,弱化了上下级的区分。


以下是文章摘要:


对于许多美国公司来说,千禧一代是“刺儿头”般的人群。但是到了Facebook,他们就成为了“香饽饽”。


出生在1980年以后的千禧一代,常常无拘无束,并抱有一种幻想——工作应该是一件有趣的事情。Facebook 8000名员工中,他们占据了大多数。薪酬调研公司PayScale本月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Facebook员工的中值年龄为28岁。相比之下,谷歌为30岁,苹果为31岁。


强调发现员工优势


Facebook非但没有墨守成规,还接受了这群年轻人的特点,并为他们精心制定了管理方法。Facebook告知经理,在对千禧一代进行业绩评估时有80%应该专注于他们的优势。员工们不是要听命于谁,而是拥有“强烈的主人翁精神”。他们在选择、调整任务方面被赋予了不同寻常的自由,甚至超出了他们的专业领域。与平行的职业发展轨迹相比,任职管理层甚至都不算“晋升”。


Facebook的企业文化受到了马库斯·白金汉(Marcus Buckingham)的影响。白金汉是一名出生在英国的研究人员,也是管理专家。他呼吁人们“扬长避短”,建议经理们在分配员工职务时要迎合他们的优势。


Facebook COO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2008年将白金汉招致公司麾下。白金汉负责对Facebook多位顶级高管进行StrengthsFinder 2.0(优势发现)测试,包括桑德伯格和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


Facebook接受了这种企业哲学。马库斯-白金汉公司现在负责培训Facebook所有经理的优势发现能力。Facebook负责员工学习的斯图亚特·克莱布(Stuart Crabb)以前曾在白金汉的公司工作过。


鼓励“以下犯上”


Facebook甚至鼓励低级别员工质疑和批评经理。丹·福尔(Don Faul)在2008年从谷歌跳槽至Facebook在线运营团队担任负责人后不久,计划与员工在早上8点开会。结果,员工们对此抵制,这让福尔这位前海军陆战队特种部队指挥官十分恼火。


“上任开始,我就如履薄冰,”福尔说。员工最后还是服从了福尔的决定,原因是他表示,为了让员工适应即将在爱尔兰投入运营的办事处,提前开会是有必要的。


福尔表示,谷歌的管理结构更为森严,成为一名“经理”意味着拥有更大的权力。而在Facebook,“职称毫无用处,”他说,“大家只看你的工作质量、信念的力量以及影响其他人的能力。”


硅谷研究员、顾问阿妮卡·斯泰博(Annika Steiber)曾写过一本关于谷歌的书。她表示,谷歌和Facebook的企业文化之所以不同,部分原因是Facebook更年轻、规模更小。“谷歌在组织结构发展道路上走的更为长远,”她说,“Facebook还没有这种正规化或严格的管理层结构。”


Facebook人力资源副总裁罗莉·格勒尔(Lori Goler)表示:“公司的关注点在于确保所有员工能够在一个包容和具有挑战性的环境里工作,使得他们可以在人生任何一个阶段出色工作。对于能够创造一个适合所有人的企业文化,我们感到自豪。”


变换工作岗位


在Facebook供职意味着你可以经常变换工作岗位。今年28岁的帕蒂·安德伍德(Paddy Underwood)在2011年以律师的身份加盟Facebook隐私团队。两年后,安德伍德决定去开发产品,不再做律师。


安德伍德将他的主管约到了会议室,并提出了变换工作的想法。两周后,安德伍德被任命为隐私和信任分部的产品经理。安德伍德非常喜欢他的新职务,他说:“需要我干多少小时的工作我也十分高兴。”


Facebook的很多管理方法已经在其它地方尝试过,其高管也承认借鉴了顾问和管理专家的建议来创造他们自己的企业文化。比如,桑德伯格就曾表示,她受到了Netflix的影响。Netflix在员工中强调创新,会力劝表现不佳的员工离职。


但是,不管是Facebook的现员工还是前员工,他们都认为,即便是在硅谷,Facebook的企业文化也是独一无二的。“这是《财富》500强中首家由千禧一代创建的公司,”Facebook前人力资源和产品经理莫里·格雷厄姆(Molly Graham)表示。



- THE END -



Copyright © 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