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

现在你混不出来,千万别怪教育

徐某人在说话 2019-07-02 04:30:58

他一个首富,居然混到为孩子念书租学区房的地步,也不知是真是假


今天看到网易的丁磊也感慨说,为了孩子念书问题,不得已也租学区房。搞得我一愣,算是胡润排行榜的人吧?咋也为孩子读书的事搞成这样?忽然明白了:他是技术大拿和首富,这没问题,问题是他可能不大明白教育的本质是啥吧?我估计大部分人都没好好思考过这些问题。前几天我还看见网络不少大V说,欧美“快乐教育”其实天大谎言,精英教育都是私立学校,各个都是从小累死累活云云,国内外教育其实一样等等


我本人因为女儿幼升小,对此,琢磨不少时间,不敢说特别明白,但也有些心得,实在不敢苟同上述看法。


现代九年义务教育,是公民的义务和权利,和服兵役一样,这一点,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因为现代城镇社会对于成员的素质要求,就要求包括识文断字能通晓加减乘除在内的最基本的知识技能,你如果没这样素质,根本不能谋生立足。别说中国,就是偏僻荒岛的生番,现在都能识字。所以现代社会,政府一定要为学龄儿童提供基本教育,这是它的职责和义务。


一个人在九年义务教育结束后,他还未算成年,这时面临选择:是马上学一门技术然后找工作挣钱呢?还是胸怀远大理想,学习各行业理论知识,为未来人生规划有更高的起点?前者,就是职业高中、技术学校、专科学校等等,是学习专业技能为谋职做准备,是普罗大众,实实在在找个安身立命根本的教育,而后者呢?是大学本科、博士等通识教育的路径,所谓“君子不器”,本质上就是小众的,精英的教育体系,不是为了就职谋生准备的

传统中国人的梦想其实就是做官做大官做最大官最大大的官


但现实是,普罗大众,都不愿意做“劳力者”,都想做“劳心者”。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意也,这是中国人,确切说,是东方社会的传统思维,有机会就要混进统治阶级去压榨别人,至于学习那些职业技术,在大部分中国人内心深处,都是“下等人”、被统治阶层的事情。舒舒服服坐办公室,纸上写写画画,哪怕就是普通办事员,也比车间满手老茧的工人高出一等啊。1970年代末恢复高考,一些年轻同志一片欢呼:我们终于有机会了,“知识的春天来了”。你真的以为他们求知若渴,吾爱吾师但更爱真理?屁!因为考进大学,毕业出来就是体制内吃皇粮的干部,考大学,和科举没啥太大区别。对于基层无数想混出来的青年男女而言,高考是他们混世界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办法和门径


但现实社会,哪有那么多位子给这么多人去坐?大家都想考大学,那就只能大学扩招,最后就是大学变成职业技术学校,名牌大学的证书,在应聘好职位时候,是块过硬的敲门砖而已。于是学校教育变成军备竞赛,如果你不能考入好大学的话,那么就有可能在第一轮社会精英选拔赛中被淘汰掉,从而混迹社会底层普罗大众,结局不是送快递的小王,就是超市收银的小张。对于那些通过大学教育有机会抓住时代机遇的丁磊王磊张磊赵磊等X磊同志而言,这场军备竞赛无论如何不能输,而对于那些已经混出来城乡凤凰男女而言,更是不能输掉,好不容易混出来,不能在第二代就被打回原形


但几乎很少有人问自己孩子想要成为什么。

1977年,读书读得好,终于成为混出来的一个路径啦,广大知识青年那是奔走相告啊


三毛说她小时候写作文要成为一个收垃圾的,既游走街头巷尾除残扫秽,又能呼吸新鲜空气,岂不妙哉?结果被老师大骂一顿,她不得已修改作文,说自己想成为经理,建功立业让爸妈脸上有光云云,老师对此颔首称赞


现在舆论多有认为,中国阶级固化,社会阶层流动性日益不足,下层群众能混到上面越来越难云云,还有说国外私立教育就是精英教育,和义务教育截然对立,本质上就是搞社会阶层划分等等。


龙学龙凤学凤老鼠孩子学打洞,我觉得没啥不对的,一个社会的精英,无论是财富、知识还是权力,精英都是少数。而且精英想办法,用各种办法保障后代能承继自己的地位,于情于理,也没什么大错。很多所谓贵族学校,实际上你琢磨一下,本来就是精英阶层让后代混圈子玩人脉的场所或办法,你一个穷人,干嘛没事找事硬憋气怼进去呢?

如果你真心爱学习,会发现网络上会有那么多人中精英没有任何藏私想尽一切办法传授他们所知道的最珍贵的知识和心得


事实上,现在社会流动性,在我看来,不是弱了,而是更强了。何也?因为一个人如果想混出来,想做一番事业,那么机会和条件,比以前好到不知哪里去了:现在你真想学东西,哪里需要花学费钱财进大学念书?网络简直就是知识的海洋,如果能上外网学会用谷歌和优土,你能在网上找到任何你想要的知识和技能视频。


知识普及程度之广,成本之低,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之最。无论是经商还是从政,还是搞研究,现在门槛其实都比以前低得太多。但混出来的难度一如既往,因为精英就是少数,你要混到少数,任何社会任何国家民族任何时候,都不容易

板块轮动这回事,在历史上很常见,当然,对于一个人的一生而言,不大常见而已


除了“大地像陶轮一样翻滚”的大变革时代,任何社会一旦稳定下来,阶级固化是必然的。因为每个人的起点不一样,怎么指望贵州山里贫农的后代,有更多机会成为北京教授或官员儿子的领导呢?除非红军再次从他们门前走过。但即使是阶层固化的社会里,社会学统计知识告诉我们,依然有7%的社会成员,能摆脱家庭、阶层、种族、民族或国家的束缚,进入精英阶层,这类人通常被称为“英雄”


问题不在于贵州山里贫农的后代能不能称为“英雄”,而是他自己内心深处想不想成为“英雄”,这种冲动究竟强烈到什么地步,并愿意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们要接受这样的一个常识:你我他,这个社会绝大多数人,都是普罗大众的一员,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度过一生,已经是莫大幸福。那我们干嘛逼迫自己孩子发疯图强悬梁刺股要混成人中精英?


Copyright © 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