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

临沂城陈毅会别罗荣桓

双月湖 2019-04-27 16:20:20

罗庄秋韵 /
     

 临沂城陈毅会别罗荣桓     

        郭广阔      

夕阳西下 / 周明
现代生活 / 周元
秋望 / 聆
秋天的味道 / 陈波
晚歌 / 钟卫国
秋色赋 / 叶春风
柿乡情 / 张
秋到沂蒙/孟祥

1

1945年10月4日下午,陈毅偕宋时轮、傅秋涛乘车抵达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受到罗荣桓、黎玉、舒同等山东军区领导人的热烈欢迎。


刚刚第二次解放的临沂城,满目疮痍……


1945年10月上旬,解放不到一个月的临沂城,人民欢欣鼓舞,到处充满着新生的喜悦。这时候,山东军区司令员罗荣桓,正和华中新四军军长陈毅,举行一次秘密会见,一次有历史意义的会见。


罗荣桓和陈毅的感情很深。早在井冈山时代,他们就彼此认识,互相敬佩。后来陈毅任江西省军区司令员,罗荣桓当政治部主任,两人相处得很融洽,在反对蒋介石“围剿”的战争中,结下了战斗的友谊,成了亲密战友。红军长征,陈毅留在闽赣边区,艰苦卓绝奋斗了三年!罗荣桓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抗战中期,陈毅任华中新四军军长,罗荣桓是山东八路军一一五师的政委,彼此隔着一条陇海铁路,但电报来往,情报相通,互相配合作战。1943年陈毅得知罗荣桓患了严重的肾病,曾经邀请他到苏北治病,如今分别两年的老战友在临沂重逢,喜悦的心情无法形容。


两位战友感情深厚,性格却截然不同。罗荣桓欣赏陈毅性情豪放,刚直不阿,敢说敢干,肝胆照人。陈毅佩服罗荣桓善于思考,勇于创造,谦虚谨慎,沉默寡言。他们都有丰富的斗争经验,目光远大,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所以能在不同的战场上,取得一个个的胜利……


一个月前,罗荣桓接到中央电报,林彪从延安出发,准备来山东工作。不几天又收到电报,中央任命林彪为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司令,林彪已折往东北,陈毅即将来山东主持华东局的工作。罗荣桓考虑山东的战略地位,既是新四军的后方,又是连接华中和华北的枢纽,自古兵家必争之地,因此在调兵遣将当中,处处为继任者着想。这时候,苏北新四军部队开始北上,罗荣桓已经派人做好接待工作,准备粮食蔬菜,动员群众腾出房子,打扫宿营地,沿途设茶水站……为了让新来的部队像回到老家,让新来的领导人顺利工作,一切作了妥善的安排。


陈毅到达临沂城,为了保密,他和罗荣桓的会见,不是在盛大的欢迎会上,而是在当时戒备森严的山东军区的驻地——临沂城内西侧的天主教堂一间宽大的平房里。



2


那天上午,罗荣桓派参谋处一位负责人,代表他出城迎接陈军长。陈毅一行人员和护送的骑兵进入临沂,没等进入为他们安排的住处,陈毅就跳下坐骑,心急火燎地赶到罗荣桓寓所。罗荣桓半卧在床上看文件,等着分别多年的老战友,听到院里响起脚步声,看见警卫员跑进屋说客人来了,喜悦使他忘了病痛,翻身下床走到门口。陈毅跨进门槛,握着罗荣桓的手,兴奋地喊着:“罗司令员!你好啊!”


“陈军长一路辛苦了!”罗荣桓满面春风,回敬了一句。


“身苦命不苦,哈哈哈……”陈毅爽朗大笑,关心地问:“罗荣桓同志,听说你近来病又重了,还是躺在床上谈吧!”


“不用,不用,”罗荣桓挺直腰板,“你看,我不是挺好吗?”


“你别装强,你的病情我很清楚,”陈毅说,“还是上床吧!”


“你听谁胡扯的?”罗荣桓站着不动。


“我是个消息灵通人士嘛!哈哈……”陈毅开了个玩笑,“在延安就知道,一路上也听说,刚才你的部下还说哩!”


警卫员给两位首长倒完茶,走出门去。


“请坐,喝茶。”罗荣桓请客人坐下。


陈毅爽快地坐下,端起茶杯喝口水,问道:“罗大鼻子还在这里吗?”


“罗生特大夫还在,多亏他呀,不然我早见马克思去了。”罗荣桓将桌上的一包香烟推到陈毅面前,示意他抽一支。这里他们说的罗大鼻子,就是奥地利友人罗生特。


罗生特原名雅各布·罗森菲尔德,犹太人,1903年出生于奥匈帝国。1938年,德国“兼并”奥地利,大肆迫害犹太人。罗生特被无辜关进了纳粹集中营。在遭受折磨一年后,罗生特侥幸获释,但被驱逐出境。罗生特拖着病残的身体悲伤地离开祖国,来到当时世界上惟一不需签证的中国上海。在上海期间,罗生特认识了记者汉斯·希伯,因受其影响而决定参加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


1941年3月,罗生特辗转来到苏北盐城新四军军部。此时新四军军部重建,部队中的医护人员奇缺,像罗生特这样受过专业培训、医术高超的医生更是凤毛麟角。他的到来受到新四军所有官兵的热烈欢迎,新四军代理军长陈毅、政委刘少奇亲自接见了罗生特。随后,罗生特被安排在新四军总部医院任卫生部顾问。罗生特参加新四军后,发现新四军缺乏医疗人员。在他建议下,新四军开办了卫生学校。他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编写教材,自制教具,把随身携带的大批医疗器械捐献出来,供学员们使用。罗生特身体力行,严格教育,为新四军培养了一批医疗人员,受到军部领导的赞扬。1942年春,罗生特向中国共产党提出入党申请。陈毅军长自愿为罗生特作入党介绍人,并帮助罗生特积极进步。在陈毅的建议下,经上级党组织同意,罗生特作为特别党员被吸收入党。


1943年1月,时任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等五大要职的罗荣桓患了严重的尿血病,但始终查不出病因。陈毅致电中共中央建议罗荣桓请罗生特治病,在罗生特的精心治疗下,罗荣桓的病情稳定下来。此后,罗生特被八路军山东军区任命为卫生顾问,他曾手术抢救了万毅、曾炳华等多位我军高级指挥员。8

月,罗荣桓病情再度恶化。陈毅军长和刘少奇商量后请罗生特暂时放弃去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的计划,立即赶往山东。在为罗荣桓治疗的两年中,罗生特日夜操劳,感动了罗荣桓及家人。


“马克思不会收你的,你的担子更重了,什么时候去东北?”陈毅将已经叼在嘴上的香烟又拿了下来,关切地看看罗荣桓,问道。


“ 等着你来啊,交代完了就走。”罗荣桓说着,划着火柴,要给陈毅点上香烟。


“你带走多少人马啊?”陈毅问,又打哈哈说:“可不要连根拔呀!”


“哪能啊!”罗荣桓被他逗笑了,“遵照中央的指示,派遣七个主力师,一个警备旅,一个教导团,一个挺进纵队和4000干部,分三批从海陆两路出发。渡海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辽东,陆路的部队也出山海关了。”


“嘿!你把主力师都派走了,给我留下多少虾兵蟹将呀?”陈毅风趣地问。


“给你留下40个团,20多万部队,不少吧?”罗荣桓认真地说,“鲁中的第四师,鲁南的第八师,军区特务团,新编第五师,都是能征善战的老部队。还有十个警备旅和各分区基干团,战斗经验差一些,也是好兵好将啊!许世友、王建安、陈士榘、王麓水、孙继先,这几名战将都给你留下了,还不满意呀?”


“好,好,好!”陈毅高兴地叫好,“我就知道你老兄不会不搞本位主义!”


两位将军轻松地谈着国家大事。一向严肃的罗司令员,在谈笑风生的陈军长影响下,不断发出乐呵呵的笑声,两人谈得十分开心。


不知不觉间,2个多小时过去了,院外传来一阵开饭的军号声。警卫员端来午饭,摆在桌子上:四菜一汤,一盆大米饭,外加一碟炒辣椒,还有一瓶酒。


勤务员端来一盆洗脸水,请首长盥洗吃饭。罗荣桓站起来,陈毅坐着不动,问道:“你的婆娘娃娃呢?请他们一起来吃嘛!”


“孩子有保姆带着,林月琴不知忙啥去了?”罗荣桓说,“你跑了一路,早饿了吧?快洗洗脸,咱们先吃吧!”


“女主人不在,客人怎好先吃,等等吧!”


正说着,林月琴匆匆忙忙跨进门,高兴地说道:“陈军长你来啦!老罗这几天一直在念叨你呀!”


陈毅站起来,握着她的手,说道:“林月琴同志,你好,两年多不见,你瘦了,也更漂亮啦!”


“陈军长说笑了,我都快成老太婆了,还漂亮呢!”林月琴笑着,问,“张茜同志好吗?她没有和你去延安?”


“我去延安开党代会,怎好带婆娘呀?”陈毅说,“我走的时候,张茜留在盐城,身体不错。”


“快洗洗,吃饭吧!”林月琴催着,“菜凉了不好吃。”


陈毅过去洗把脸,擦完手,望着桌上的菜肴,又打哈哈地说:“林月琴同志,你搞啥子名堂吆,大摆家宴?”


“欢迎陈军长,叫伙房多加了个菜啊。”林月琴指着菜碗,“鱼香肉丝,麻婆豆腐,怪味鸡,豆瓣鲫鱼——这鱼是沂河里的活鱼,可惜没有四川豆瓣酱,只好用豆酱加辣椒代替。”


陈毅问:“你这里有四川厨师?”


林月琴说:“没有,是我照着葫芦画瓢,学你们做的,你这个行家,可别见笑呀!”


“难为你啦!”陈毅笑着,“我快淌口水啦,还见笑哩!哈哈……”


“老罗顿顿离不开辣椒,”林月琴指着桌上的辣椒,“我知道你这个四川人,跟湖南人一样爱吃辣,给炒了一大碟。”


“好啊!”陈毅喊着,“家乡风味菜,加上一碟辣子,我可要饱餐一顿啦!”


林月琴拿起酒瓶,为客人斟酒,说:“这是本地特产——兰陵美酒。老罗腰病不能喝酒,陈军长多喝两杯。”


“兰陵美酒郁金香,”陈毅念了一句李白的诗,即兴地凑上一句,“蜀乡风味伴佳酿。哈哈……喝酒,喝酒!罗司令员不能喝,夫人代劳。”


“陈军长,我不会喝,陪你半杯吧。”林月琴说着也端起了酒杯。


“月琴,给我来一杯,给陈军长接风洗尘嘛!”罗荣桓端起杯子讨酒,有点可怜兮兮的样子。


“不行,罗生特大夫不准你喝酒的。”林月琴放下酒杯,赶紧护住酒瓶子说。


“罗大鼻子不在,你就给他开一次戒,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啰!”陈毅一扬脖干了一个,咂咂嘴,不禁为罗荣桓说起情来。


林月琴给丈夫倒了一杯酒,说:“那就看在陈军长的面上,但只能喝一杯,还有下不为例啊。”三人碰杯,边吃边谈,好不热闹。陈毅三杯下肚,妙语趣话连篇,逗得罗荣桓夫妇哈哈大笑。


“这是啥子汤呀?”陈毅舀了一匙汤喝着问,“味道好鲜美啊!”


林月琴介绍说:“这汤是临沂的著名小吃,用鸡汤熬麦仁,本地人叫‘傻(糁)’,这名字挺怪的。”


陈毅连喝了几匙,说道:“这汤做得可不傻,是聪明人创造出来的,好喝。”


酒足饭饱,离开饭桌喝茶。罗荣桓兴致勃勃,还想和他谈正事。陈毅怕他吃不消,起身告辞,说道:“休息,休息,晚上再谈。”


林月琴也怕丈夫太累了,顺水推舟道:“陈军长一路上辛苦,今日一大早赶来,该去睡会午觉,歇息一下。”



3


晚上,罗荣桓来到陈毅住处,两位将军执手相对谈了大半宿。


中共“七大”会议,罗荣桓当选为中央委员,他没有去延安开会,急着知道会议的具体情况。陈毅详细介绍毛泽东、刘少奇和朱德三个报告(三个报告:指《论联合政府》《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和《论解放区战场》),谈到《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产生过程,谈到一些同志的发言。末了,陈毅兴奋地说道:“这是一次团结的会议,胜利的会议,对今后中国革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话题转到蒋介石邀请毛泽东去重庆和平谈判。陈毅告诉罗荣桓,当时有些同志不放心,怕蒋介石搞鸿门宴,劝毛主席不要去。毛主席叫大家放心,他说蒋介石虽然是个大流氓,但这次邀他到重庆,不会动他一根毫毛。中国现在列为世界四大强国之一,蒋介石要当中国的领袖,还想收买人心,不得不考虑国际和国内舆论的压力。如果不去谈,蒋介石就抓着理,说是共产党不要和平的呀!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全世界人民反对战争;中国抗战刚胜利,中国人民不愿再打仗,希望国共合作,共同建设一个和平民主富强的新中国。我们要的是真和平,诚心诚意和他谈,蒋介石再耍花招、搞阴谋,全国老百姓就明白,谁要和平,谁要内战。


“ 蒋介石搞的是反革命的两手,”罗荣桓说,“整个形势看来,内战很难避免!”


“我在路上跑了二十多天,零零碎碎看了一些电报,”陈毅说,“毛主席去重庆一个多月了,和谈情况近来怎样?”


“国共双方代表,正在讨论一份和平协议,我方作了不少让步,最近可能签字,”罗荣桓说,“即使协定签字了,蒋介石也不会真正执行。”


“是的,蒋介石有美国撑腰,牛皮得很!”陈毅同意罗荣桓的看法。


两位久经沙场的战将,讨论当前的军事斗争。罗荣桓把蒋介石命令傅作义、胡宗南、孙连仲和李延年,率领四路大军入侵华北解放区的详细情况,向陈毅一一介绍完,又谈到美国军舰帮助国民党运兵:“一个月来,美国舰队不断把蒋军从上海运到天津。有消息说,美舰还在越南和缅甸,准备把国民党的远征军运到东北。近来美国军舰天天在渤海湾游弋,空军在天上侦察,看来是想阻挠我军到东北去。9月29日,三艘美国军舰开到烟台港外,一位海军少将坐小艇到烟台,声言要清理美国人在烟台的财产,还要求让美国士兵到烟台对面的崆峒岛上消遣……”


“消遣个鬼!”陈毅插上话。“还不是想摸我们的底,想占我们的地方!”


“10月4日,那位少将又送来公函,要我军撤离烟台,向他们移交行政权。”罗荣桓气愤地说。


“讹诈!耍流氓!”陈毅气愤地喊了起来,“坚决把他顶回去!”


“按照中央的指示,我告诉许世友,叫他寸步不让,做好战斗准备。”“对头!他们敢爬上岸,狠狠地敲他一顿!”陈毅气愤地把烟头狠狠地摔在地上。


接着,罗司令员向陈军长谈津浦前线的形势,研究如何打击李延年大军向山东进犯,一直谈到深夜。


以后几天,两位将军具体研究眼下的工作,讨论中共山东分局改组成华东局的问题,商谈新四军和山东军区领导机关合并的干部配备,进一步部署堵击徐州蒋军北上的作战方案。



4


10月10日,国共两党在重庆签订“和平协定”。消息公布,举国欢腾!山东军民也很高兴。两位将军心中有数,他们告诫部队要保持高度警惕,不要有丝毫的和平幻想,切勿放松战斗准

备。


10月15日,中央军委来电指示:“对于经平汉、津浦、同蒲、正太、平绥等路前进之国民党军队,必须坚决打击和阻止,作战重心应放在铁路线上,作战主要目的是消灭和阻止北进之顽军……”


陈毅看完电报,马上准备到津浦前线指挥作战。罗荣桓交代完工作,也准备动身去东北。林月琴在收拾行装时,从马褡子里翻出一床褥子,上面是一张完整的老虎皮。罗荣桓看见,和妻子商量道:“月琴,冬天快到了,陈军长行李单薄,把这床虎皮褥子送他吧?”


“好啊!”林月琴慷慨地说,“我正愁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太重,两个马褡装不下。把这老虎皮褥子送给陈军长御寒,也是替我轻了装。”


话音刚落,陈毅跨进门来,问道:“送给我什么好东西呀?”


“送你一只大老虎,”林月琴摊开褥子,“东西不错吧?”


“嘿!黄斑吊额东北虎!”陈毅抚摸着皮毛赞赏道,“还是冬天的皮子呢!”


“山东天气冷,屋里没有取暖设备,”林月琴说,“陈军长留下铺床吧!”


“东北冰天雪地,零下40度,比山东冷多了!”陈毅推辞道,“罗司令员身体不好,还是给他带去用吧!”


“东北城市里有暖气,乡下有火墙热炕,”罗荣桓过来帮腔,“还是你留下更有用。”


“留下吧,留下吧!”林月琴边说边喊来警卫员,“把这床褥子卷起来,送到陈军长那里去。”


“莫急,莫急!”陈毅双手抱拳,向林月琴作揖,“谢谢嫂夫人了!”又皱着眉头说道,“这一下子,我可要睡在老虎身上了。”


瞧他那般模样,逗得罗荣桓夫妇哈哈大笑。



5


罗荣桓向陈毅介绍山东形势及部队情况,研究堵击徐州国民党军队北上的作战方案。并给陈毅留下一名沂蒙籍的16岁警卫员大顺。


大顺是罗荣桓部下一名骁勇善战的团长李忠国的儿子。李忠国在解放临沂战役中英勇牺牲,咽气前,他对罗荣桓司令说:城里有我的老婆和儿子,请首长给捎个信,就说我欠她们娘俩的债,只好下辈子再还了。攻克临沂城后,罗荣桓几经周折,才找到了已成为小乞丐的大顺。而他的妈妈早被日本鬼子杀害两三年了。罗荣桓就把大顺留在了身边。罗荣桓说:“大顺还是个孩子,我这次到东北,战斗一定很残酷,我想把大顺留给你,把这孩子留在家乡,也为李忠国留条根脉。”陈毅说:“老罗,你放心,我一定会像教育自己的儿子一样教育好大顺,将来我们还要为他娶媳妇成家立业,让他多给李忠国生几个孙子,以告慰烈士的在天之灵。”


来到临沂,陈毅将面对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呢?


首先,山东主力部队将以绝大多数开赴东北,包括八路军山东军区第一、二、三、七师全部,第五、六师的主力,18个警备团和基干团,部分军政干部共约6万人,只留下第四、第八两个师。与此同时新四军三师约3万余人,也由黄克诚师长率领北调出关。陈毅所能指挥使用的山东野战部队,实际只有5万,加上警备旅和区、县武装,以及华中方向新四军9个旅,整个华东总兵力也才40万人。兵力不强这是第一难。


第二难,是华东局面复杂,敌情严重。蒋介石还都南京,苏鲁解放区将成为直接威胁国民党南京政权的“大患”,成为蒋介石调兵北运的“大障”,必先除之而后快。而陈毅所辖部队,力量相当分散,有刚从华中调来山东的,有刚从地方武装上升为主力部队的,有在某一地区活动发展多年不愿远离“老家”的,也有干部过去对陈毅并不熟悉而个性很强,不那么“听招呼”的,要在这种情况下将各个方面的力量归统起来,形成一个强大的、集中协调的,可以实施机动作战的野战大兵团,来对付装备、兵力占绝对优势的敌人,绝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此时,国民党一面从徐州沿津浦路向济南急进,一面沿长江向华中解放区逼近。为阻止国民党北进,保卫山东,保卫华中解放区,中央电示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应在华中和津浦路徐州、

济南之间各组织一支强大的野战军,以确保华中并截断津浦路,阻止国民党军队北上。


与罗荣桓交接工作后,陈毅和黎玉率领野战指挥部,奔赴位于邹县的津浦前线指挥部,筹划组织发起津浦战役。


作者简介

郭广阔,1964年出生于山东省临沭县,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临沂《汤泉旅游》主编,临沂市作家协会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河东区作协副主席。先后在《光明日报》《文史精华》《文史天地》《中国档案报》《春秋》、《大众日报·齐鲁人文》《齐鲁晚报·人文齐鲁》《联合日报·文史周刊》《人文山东》《祝你幸福》《临沂日报》《临沂政协》《沂蒙晚报》等媒体发表文史、散文及报告文学稿件600余篇。参与合著《沂蒙人》(编委)、《沂州海棠》(撰稿)、《千年汤泉》(撰稿、编辑)、《百万雄师出沂蒙》(撰稿)四部;主编《美德河东》《二十春秋铸辉煌》两部;创作纪实长篇小说《陈毅在沂蒙》。






《双月湖》期刊

投稿邮箱:lzsyhzz@163.com

文友交流群:424960115

  更多文章,敬请期待




Copyright © 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