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

教育的落差不在宏大的叙事中,而在方法与细节里

新校长传媒 2019-01-10 16:41:32



5月10日,由蒲公英教育智库课程中心主办、重庆市巴蜀小学协办的“2018项目式学习主题峰会”正式拉开序幕,3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教育工作者齐聚一堂,共同探讨如何设计和落实真正的项目式学习。本次峰会历时3天,共有14场主题报告、3场线下的导师工作坊和1场主题线下研修营。





教育的落差不在宏大的叙事中,而在方法与细节里


李斌  蒲公英教育智库总裁 


尊敬的李永强校长,各位专家,各位参会代表:


早上好!重庆的初夏,我们相遇在2018项目式学习主题峰会上,共同讨论一个小切口的教育课题。


大家看这济济一个礼堂的来宾就知道,一开始我们对举办这样一场高价值、高专业度,却属于单一类别学习方式的峰会,受欢迎的程度是预估不足的。所以最后几天组委会不得不因为会场规模的原因,拒绝了很多学校的报名。


这场意外的爆满让我们意识到,今天的中国,教育层次的落差、教育品质的高低,已经不在理论与思考层面,不在方向性的宏大叙事中,而是已经转向在策略的选择、落地的方法与微观的细节里,甚至在“撬动地球的一个小小支点”上。


正如这些年,关于全球教育的前沿发展讨论,关于中国教育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改革与创新论述,我们都已经耳熟能详,但放眼全国,真正展开高水平系统性课程、评价与学习方式改革的,尤其在细节上推进到位的,仍然并不多见。而这其中最优秀的实践,就包括了我们今天所在的巴蜀小学基于PBL的小学学习方式变革,和蒲公英泉源学校基于PBL的初高中学习方式变革,以及这两天即将与大家分享的多个精彩案例。


所以,美好的教育如何落地,课程与学习方式的设计如何让师生乐于践行,才是各位奔赴会议、相互取经的主要动力。


在我看来,项目式学习的根本价值,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格物致知事上炼,知行合一致良知”。我们都知道,这句话几乎代表了当代教育变革所包含的全部宗旨与行动。


当孩子们的学习因“输出”带动“输入”,当知识只是学习的起点而不再是终点,学习的效能就发生了奇妙改变;当学习是为了解决真实的问题,当学习进程有效打破了学科壁垒,有效提升了学习兴趣,学生的思维就会在我们眼前以看得见的方式升级、贯通和涌动。


作为媒体举办者和教育研究者,我们通过大量的调研还看到:项目式学习是迄今为止,解决学校教育臃肿低效困扰的最有效的学习策略之一。


为什么这么说?在座的专家都知道,它是用高密度的课程与学习流程设计,把人的成长不得不追求的那些思维、能力、素养、知识、考试,从顾此失彼的很多件事,变成高度融合与串联的一件事;它是让教材与生活、原理概念与经验碎片、综合素养与应试能力、面向未来与扎根当下、个性发挥与团队协作,在学习中产生自然的化学反应,成为一个息息相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有机体。


同时我们自己的办学实践也证明,项目式学习对学校发展堪称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在蒲公英泉源学校短短不到两年时间的PBL实践里,它极大地释放了学生的学习兴趣,真实地绽放了老师的职业生命,让泉源实验很快触摸到了自己的创办宗旨:帮助学习者开启心中泉源,鱼与熊掌兼得;也让泉源从每年招不满两个班的窘况,走到了今年申请和招生将突破15:1的比例。


因为有了自己的研究和实践,所以当我们主办这样一场峰会时,才能自信地告诉大家:尽管PBL有一些路途中的障碍与瓶颈,但突破这些技术问题,我们就能够清晰地感知:我们在做真正的教育,美美的教育,有人的教育。


各位参会代表,这些天大家从全国各地来到重庆,应该都知道,这座城市有一个大名鼎鼎的特色叫火锅;但是,并非每一个人都知道火锅在重庆人心目中的地位。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假如你是一个游子离开重庆多年,你的思乡症里最大的一个思念一定就是火锅。假如你衣锦还乡,最渴望的事情一定是立即呼朋唤友搓一顿地道的重庆火锅。


所以,如果说项目式学习如同治疗我们每一个人“教育思乡症”的火锅,那么,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它的确有神奇的疗效。所以今天,我们也邀请你一起来吃这顿火锅。但在“夹第一片毛肚”之前,我要友好地提醒你:


亲爱的朋友,重要的是你所选的招牌、点的菜品、吃的方法、品的细节,以及更重要的是,要找一个本地人陪你一起吃,一起喝点啤酒,让自己在其中沉浸与超越。接下来,我们将会听到的演讲,就是项目式学习那些“原住民”——也就是“本地人”的经验之谈,敬请各位期待,敬请细细品味。


最后,感谢我的同事们精心的筹备,特别感谢巴蜀小学领导和老师们的大力协作,预祝会议圆满成功,让我们共赴一场“鱼与熊掌兼得”的学习方式。


峰会第一天,巴蜀小学副校长李永强发表了致辞,而面对项目式学习这样一个小切口的教育课题,斯坦福评价、学习和公平中心的梁国立博士,蒲公英教育智库课程研究中心总监胡明明,一土学校校长郭小月,三有PBL开源实验室联合创始人沈立岑,蒲公英泉源学校副校长张传勋,成都好奇学校创始人池晓,河南郑州纬三路小学项目式学习团队老师张倩和孙晔都分享了自己的探索成果。


大会致辞


 李永强(重庆市巴蜀小学副校长)


李永强校长表示,他谨代表马宏校长和全校师生欢迎参会者们的到来,并简要分享了巴蜀小学在项目式学习领域的实践成果。


李校长介绍,巴蜀小学近几年坚持问题导向,持续深入推进项目式学习的相关研究,包括项目式学习如何在普通小学落地生根,如何让项目式学习成为减法,而不是一味的加法,如何培养师资等。现在,巴蜀小学已将项目式学习归入了潜能开发课程,实现了常态实施,通过五轮探索、升级,形成1~12册课程内容体系序列,优化再造了项目式学习的流程,并在反复的调试中总结推出小学项目式学习四步法。


什么及为什么是真实的学习?


梁国立(真实的学习、邻家孩子、3.0学校的共同首倡者和实践者/斯坦福评价、学习和公平中心[SCALE]大中国区代表)


梁国立博士指出,每个人的学习不是在教室里面,而是我们的足迹所至以及人际关系所在,真实的学习,如同通过学习菜谱、选菜、洗菜、做菜等整套程序来培养厨师,自然要远远好于仅仅通过背菜谱、考菜谱来学习做厨师。


梁博士介绍,在3.0学校,实践的是真实的学习,通过真实的学习的课程、教法与学法、工具和资源、以及表现评价,在对学生具有真实的意义的学习场景中,帮助学生能够认识并提出真实的问题,探索并获得真实的知识,习得真实的行为和技能,养成真实的品质,并分享了中关村三小、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实验学校等学校的相关实践。


情怀要落地,美好才发生


胡明明(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硕士/蒲公英教育智库课程研究中心总监/蒲公英教育智库PBL全国联盟校负责人)


胡明明介绍,项目式学习应该用真实的一切来开启学生的内驱力,实施项目式学习,要注意以下这三点。


1. 真假项目式学习。真正的项目式学习是用项目来驱动学习,而不仅仅着眼于做项目。


2.高效与低效。要设计好驱动问题;注重过程管理;要与学科知识点有机整合。


3. 偶发与持续。要让项目式学习在校园里面成为持续性的课程,而不是是一学期一次的偶发性课程。有三个做法:同项目的持续微创新;同主题或同场馆的分年段异项目;从不同纬度建设学校的PBL课程群,PBL可以跟艺术结合、跟创客结合,也可以跟学校的阅读节等活动结合。


以全方位的支撑促进教育创新


郭小月(北京一土学校校长)


郭小月介绍,一土学校希望建立以学生为中心的课堂,以教师为中心的学校和以学校为中心的社区,所有人都要进行项目制学习。


一土学生的项目制学习贯穿各学科、各年级,以项目的探究问题重组教材设计课程,在不断迭代中深化学生能力培养;一土教师用项目制学习的方式来学习项目制学习,并推出了“一土新教师成长计划”的学习成果;家长的项目制学习则包括互联网产品支持下的家校互动、面向家长的项目制学习工作坊和线上学习社区等方式。一土希望,让学生、教师、家长都走出孤岛,让每个人成为最好的自己。


一趟PBL美国取经之旅带给我的思考


沈立岑(三有PBL开源实验室联合创始人)


沈立岑结合她在国外考察的经历回应了项目式学习中的几个热点问题:


1. 学科知识能否与项目式学习完美融合?首先要思考的是需不需要把所有的学科知识都融入到项目里面去,学科知识是否融入、融入多少,要根据年级、学生背景以及学校受到的管理方面等方面来决定。


2. 项目式学习是不是代表着不能讲课?不建议传统的讲课模式,因为这样是把所有的内容都以输出式的方式传递给学生,但是项目式学习并不避讳讲课,一些必要的讲课是可以的。


3. 如何评估项目式学习?可以设计一些评估量表,但更重要是的弄清楚到底要评估学生的哪些能力。


4. PBL需要老师具备什么样的能力?第一,放下掌控欲,抛弃控制学生甚至控制课堂的想法;第二,与学生建立联结,只有这样,才能够很好地感知学生在学习上遇到的问题。第三,要有反思的能力和开放的心态,老师有开放的心态,才能够指导学生去不断渐变式地成长。


高考改革下的项目式学习实践


张传勋 (重庆市蒲公英泉源学校副校长)


张传勋介绍,重庆市蒲公英泉源学校是国内比较敢于在高中阶段进行项目式学习的一所学校。项目式学习的思维习惯对学生的能力培养有极大的好处,面对高考,蒲公英泉源学校致力于把学科知识与项目结合起来。


他认为高中时期的项目式学习需要精心设计,这样才能把课程融入到项目中。第一,高中时期每个学期的项目式学习不宜太多,因为有一些学科是不太适合项目式学习学习的。第二,学校要整合资源,身边的一草一木都可以拿来教学。第三,老师对高考要有自己的理解,这样才能设计出合适的课程。


课程、教法与学习关系的重构


孙晔(上图)、张倩 (下图)(河南省郑州市纬三路小学项目式学习团队)


郑州市纬三路小学的孙晔和张倩老师分享了他们团队所做的项目式学习课程:一个完全打破学科间壁垒的戏剧厅课程。  


孙晔提到,他们对课程做了精心的设计。比如在语言艺术课上,老师从一个戏剧厅的历史文本材料引入,然后展示世界各国戏剧厅的建设图,让孩子在每个戏剧厅的建筑图片旁边写上它们的名称、建筑的外形特点、内部构造,从而训练学生手眼的协调能力,锻炼他们的团队协作。


如何让孩子融入活动?“只有当教师真正放手让学生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才能真正体会到教学相长的幸福。”张倩老师表示,项目式学习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让学生去设计或者建设一座戏剧厅,而是让学生在此过程中了解世界,找到学习动力,并且愿意与他人分享。


学在真实中:好奇学校的项目式学习与学习式项目


池晓(成都好奇学校创始人)


池晓首先提出了一个问题:你在做的真的是项目式学习吗,还是项目式教学?二者最重要的区别是真正以学生为中心,还是只是以老师、以教材为中心。


在近几年好奇学校开展项目式学习过程中,池晓的观念也有所变化。现在他更在意的是基于现实状况而设计的学习式项目,就是给学生一个特别有挑战性的项目,自然吸引学生去做。而选择做什么样的项目,最重要的判断应该是,这个项目到底能不能让教师在做的过程当中,不断获得新鲜感、刺激感,能够把热情和感官调动起来带领学生做事情。


最后,池晓分享了他的核心观念——学在真实中,把项目本身作为项目式学习的核心,把做事能力作为应该学习的重要能力。他认为,一所好学校并不是在为将来的好生活做准备,好学校意味着好的生活,应该去设计好的项目,让学生获得足够特别的体验。


项目式学习峰会第一天的精华回顾到此结束,第二天的会议马上就开始了,咱们精彩继续!


感谢大家对本次项目式学习峰会的支持,如需获取更多内容,可购买峰会定制U盘。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一键购买▼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全国教育机构推荐虚拟社区@2017